【伞修】我看着他走了很久很久


——ooc与私设并存

——苏沐秋视角

——其实这是个虐文...但是这个文风有点...嗯






我是苏沐秋。

一个与众不同清新脱俗和外面那些妖艳货完全不同流合污的鬼。

没错,是个"鬼"。

一个死于车祸司机逃逸还不给上新闻的鬼。

和外面那些妖艳货们不一样,我并没有死后醒来看到大片的彼岸花,也没有排着龙队找孟婆要免费的难吃到失忆的黑暗料理酸梅汤,而是一觉醒来好巧不巧的正好赶上了自己的葬礼。

鬼知道我醒来第一眼就是看到我的尸体被火葬是怎样一种奇妙的心情。

估计很多人都无法感受到,毕竟这太巧了,作为一个亲身经历过的鬼,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们我的感受吧。

我只想说——妈的刺激。

这视觉冲击挺吓鬼的,我看了两眼就毫不犹豫的飘走了。

飘了一圈回来后,我的遗体已经从烤肉变成了骨灰,并被人把一部分骨灰放入了骨灰盒中。

喂,我还有这么多骨灰呢,别浪费啊。

我跟着工作人员出去,看到他把骨灰盒递给一双莹白的小手。

看上去沉甸甸的骨灰盒被两只小手紧紧抱住看着有些吃力,那小姑娘也不忘有礼貌的眨着红肿的眼睛轻声说句谢谢。

我当时像是被雷击了一样。

说真的,看到我遗体被火化我都没太大感觉,悲伤什么的或许有点,但远远不足占据我不再跳动的心脏的五分之一。

一直到我看到抱着我的骨灰盒的沐橙和不住安慰她的叶修时,悲伤突然席卷全身。

从未这么想活下去过。

对不起。

不知道为什么这三个字脱口而出。

不过没有人能听到。

今天不止有我一个要下葬的,和另一边那浩浩荡荡的人群比起来,我这个就两个人参与的葬礼和一处偏僻矮小的坟墓可是寒酸的紧。

而这一切我都嫌贵了。

我就飘在他们身后看着他们烧着几打冥币和其他什么,我想一拳头砸叶修脑袋上,花这么多钱给我一个死人干嘛,这都够你们吃上几天的了。

怎么这么不会省钱呢!

"哥哥。"

刚刚一直默不作声的两人突然开口吓我一跳,习惯性回应了一声:"诶,在。"

烧纸冒得黑烟怪熏人的,我看见苏沐橙通红的眼角泛着泪花,哽咽着和哑着嗓子的叶修互相说着什么。

"哥哥在下面过的好吗。"

"嗯。"

"会想我们吗。"

"会的。"

"哥哥会不会上天堂呢。"

"会的,这么好的人。"

"哥哥会不会正在看着我们呢。"

"也许吧。"

"我好想哥哥啊。"

"嗯。"

"你呢?"

"想啊,可想了。"

他们说了很久很久,大多我都记不清了,记得他们还说了些我曾经干活的傻事,陷在回忆里的两人又哭又笑,看的我很难受。

转过身看着我的墓碑,小小的黑白照片和墓碑上刻印的我的名字,心脏的位置涌过一抹悲凉。

我有些透明的手抚上冰凉的墓碑,擦过黑白照片和雕刻的自己的名字。

这一刻,我才真正的意识到。

原来,我真的死了。




我是苏沐秋。

一个三年前死于车祸司机逃逸还不给上新闻的鬼。

不知道什么原因,我留在了这世上。

不过除了旁观,我几乎是啥也做不了。

于是,我跟着我世界第一可爱妹妹大人和不要脸的叶修晃荡了三年。

看着叶修签约嘉世后一次次夺得冠军,建立嘉世王朝,也看着沐橙一点点长高,长的越来越漂亮,长发飘飘。

真是的,这么好的妹妹真不想嫁了人。

沐橙到底是个女孩子,我也不好一直跟着,更多时候我是飘在叶修身后,看着他打游戏,打比赛,拿冠军。

某一天,我从苏沐橙的宿舍飘回来,想飘回来找叶修去,在叶修的宿舍门口却听到了交谈的声音。

似乎...有点不愉快?

我在门口都感觉到了一股奇怪的气氛。

我趴在门上偷听了很久。

嗯,似乎是吴雪峰。

"小队长,明天我要走了。"

"...嗯。"

我听不出叶修的情绪。

"小队长?"

"没什么,你...多保重。"

"...嗯。"

吴雪峰走出了宿舍。

突然开门吓了我一跳,正想躲起来,才想起来没人看得见我。

不对啊我是鬼啊我能穿墙啊我干嘛趴门上偷听啊。感觉被自己蠢哭了。

我轻轻飘进宿舍,看到叶修眼神有些呆滞的靠在椅子上。

心脏的位置传来一阵抽痛,可怜,和心疼。

我忍不住上前,轻轻抱住他,就算他感受不到我的存在。

作为一个鬼,我有个直觉。

嘉世,要变天了。

事实告诉我 ,我的直觉是正确的。




我是苏沐秋。

这是我死后的第八年。

曾经的嘉世成员现在走的差不多了,吴雪峰走后,嘉世仿佛变了个样子。尤其是,对待队长的态度,已经不完全是恭敬了。

尤其是那个刘皓,贼眉鼠眼的,一看就不是好人。

而陶轩,也渐渐追随着金钱的脚步,被利益迷了眼睛。

我看着嘉世王朝的建立,现在它隐隐有了崩塌的趋势。

有些人已经忍不住了,每次叶修出去后,我总是能看到他们交头接耳,用不小的音量对叶修议论纷纷。

而我听得最多的,无非是一些:"队长怎么了了不起啊""管那么多干嘛""瞎管闲事""这种人怎么当的队长啊""赶紧换下来吧""xxx当队长都比他强"。

而这一切都被经理和老板默许了,他们像受到了鼓舞一样,不再降低音量,有时候更是刻意的让叶修听到。

我很气愤,对他们的脑袋不知道挥舞了多久拳头,但什么用也没有。

转头看向叶修,他只是一脸平静。

那群家伙这样做多了,见叶修回回没什么反应感觉有些无聊,在叶修看不见的地方瞪了两眼,便不再这么刻意的说了。

但他们依旧经常在暗地里使绊子,而我在死了真多年后终于能干点什么了,虽无法接触到人,但动动花盆杯子什么的还是可以做到的。

我需要很多时间跟着叶修,集中精力观察着,防止那群家伙的恶作剧,比如不小心撞上手拿水杯的人,被浇一身热水等等。

在我挡下第24次恶作剧之后,他们忍不下去了。

他们竟然要求叶修退役。

叶修还同意了!你傻了吗脑子进水了是不是这种要求你还同意!

眼看叶修要签字,我一着急,用力握住了叶修手中的笔,正在签字的手顿了一下,在叶字的旁边点了一个墨点。

然而我的努力终究白费了,叶修还是签了字,宣布了退役。

我跟着叶修飘离了嘉世,跟在他身后走在大街上。

"叫你退役,我都不方便天天见沐橙了。"我这么跟他抱怨着。

当然,他还是听不到。

天上下起了雪,我感觉不到温度,但看叶修的样子估计是挺冷的,他走了一段路,站住了。

我抬头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兴欣网吧?"

我跟着他走进了这家网吧。

"你好,上机。"

"c区47号机。"




我是苏沐秋。

一只死了十年的鬼。

现在,我正在看着叶修收拾行李。

他准备向苏黎世进军了。

最让我高兴的是,沐橙也在向世界进军的行列,而且身为同队,两人间的距离不会太远,充分满足了我这个深度妹控的心理需求。

而就在这时,我发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我竟然陪着叶修的时间远远大于陪沐橙的时间!

太可怕了!

我决心这次要更多时间陪着沐橙!

但我莫名其妙的就放心不下。

原因我自己都不知道。

这时我才发现,我似乎对叶修的感情不太一样了。

变成了什么感情我现在也不知道。

...叶修,衣服皱了,注意点,都露腰了。

你是不是男人啊腰这么细这么白!

嗯...手感还不错。

......

......

沐橙,救救我,你哥弯了。

我想我大概知道变成什么感情了。

诶叶修等等别锁箱子啊,你少带了一件换洗衣物!

"啪嗒。"

经过我的不懈努力,终于将那件被遗忘的衬衫被我从衣架上扯下来,发出响声引起叶修的注意。

"哦差点忘了。"

看到没!我还是有点用的!

可把我牛逼坏了,叉会腰。

"叶修哥,好了没?"

"好了,这就来。"

嗯?这么快?我还没得瑟够呢!

诶诶诶叶修你憋走啊,等等我诶诶诶别关门啊!

...对哦我又没实体。

傻了傻了...我碎碎念着穿门而过,跟上叶修和沐橙,两个我最重要的人的步伐。

苏黎世是吧?世界冠军是吧?

大家好,我是零号苏沐秋。




我是苏沐秋。

一个死了十五年的鬼。

荣耀世界邀请赛都开到第五届了。

叶修作为领队带领国家队夺得世界冠军也是五年前的事了。

而我意识到自己不但成了给还喜欢上了自己一好兄弟也是五年前的事了。

我喜欢的家伙结婚也是三年前的事了。

我妹妹沐橙结婚也是两年前的事了。

毕竟那个傻姑娘非说什么叶修哥不结婚她也不结婚。

世邀赛结束之后,我跟着叶修到了叶家,叶修彻底退役,等风波彻底过去后便被人们渐渐淡忘。

叶修年龄也不小了,奔三了还没个女朋友,家里也挺急,各种找相亲,天天把一脸不情愿的叶修赶出去,但效果并不显著。

每一次相亲我都跟在他身边,时不时捣个乱什么的,但每次看着他与那些女孩交谈,还是很吃味。

感觉想被戴了原谅色帽子。

不对啊,我干嘛戴原谅色帽子,我是喜欢他,但他不一定喜欢我啊。

我这么自我安慰着。

后来,清明节到了。

我跟着叶修坐上了去往杭州的飞机。

他打电话叫来了沐橙,两人一起走到墓园。

我跟着他们站到了我的墓碑面前。

还是和往常一样的烧纸和唠叨些生活家常,我还是和往常一样抚摸着冰冷的墓碑。

"沐橙,你先走吧,我和你哥有点话要说。"

嗯?!

我惊讶的转头,不知道叶修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一直到沐橙渐渐走远离开我的视线范围,叶修才开口。

"沐秋啊,我明天又有一场相亲。"

嗯,我知道啊。

"已经不能再拖下去,我年纪也大了,一直拖下去不是个事啊。"

所以?

"明天那个姑娘不管是谁,我喜不喜欢她,我都该定下来了。"

嗯...嗯???

"你会支持我吗。"

大概会吧...假若你能幸福。

"但是啊,沐秋,你知道吗。"

嗯?

"十五年前,我就喜欢上你了啊。"

啥!?开玩笑呢吧!

"到现在也是。"

真的?没骗我?

"那一年啊,我本想跟你表白来着,谁知道你会躺在这。"

......

"早知道就早些表白了,真够后悔的。"

我也是。

"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我。"

喜欢啊,可喜欢了。

"明天的姑娘会成我的女朋友,你可别半夜来吓唬人家啊。"

哈哈,才怪呢。

叶修站起来,拍拍裤脚上的灰尘。

"哥走了啊,别太想我。"

你可要点脸吧。我冲他扮鬼脸。

突然,意外发生了。

"啊。"叶修突然惊呼一声,手紧紧捂住额头。

"哈哈哈哈。"

我怒视声源,看到一个熊孩子正抱着肚子笑得开心。

"打中了打中了。"那孩子还像个傻子似的拍着巴掌。

那孩子的母亲闻声敢来,发现了熊孩子做的好事,连个道歉都不说,拉着孩子就要走。

我仔细看向叶修额头,发现堪称艺术品的手指缝间有几缕血丝流下。

我气的不行,叶修却没事人似的,看了那孩子一眼,便捂着伤口离开了。

我没有跟上去,而是在墓园里停留了一阵,一直到叶修彻底离开墓园,才开始我的大事。

叶修不在意,但我可不是好脾气的人啊。

那孩子还没离开墓园,正兴致勃勃的拿着小石块寻找下一个目标。

我冷笑一声,开始自己的复仇大业。

"啊啊啊闹鬼了!"这是熊孩子他妈。

"唔啊啊哇啊疼啊!"这是熊孩子。

"这这这不符合科学啊!"这是其他目击者。

我好歹死了十多年了,多少能干点什么的,尤其是在埋葬我自己的墓园里。

我其实也没干啥,就是把一墓园的贡品粽子啊馒头啊桃子啊什么的叫了起来,砸那个熊孩子和他不会管教孩子的妈了而已。

我有分寸,没下太重手,起码没动那些瓶子酒杯香炉什么的。

报复完后我就潇洒的出去找叶修了,后面发生了什么我不清楚,不过大概是上头条新闻了吧。

回去之后,叶修按照他说的做了,他和那个姑娘相亲时我看了全程,但没有再捣乱。

后来,他们交往了。

再后来,他们结婚了。

他们的婚礼我参加了,很盛大,很漂亮。

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真正的爱过,但我会祝福他们,成为合法夫妻。

他们过的还算温馨,两人眼中时常有温柔,不过身为局外人的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幸福的元素存在。

但他还是和以前一样,每年清明都会打着飞机去杭州,和沐橙一起给我烧个纸,唠唠家常,也挺温馨。

恍惚间好像回到了十多年前,三个人一起的时光。

就算我爱的人都有了真正的爱人,有了属于自己的家庭,而我连存在都不被任何人发觉。

那又怎么样?我还爱着你们就好。

我希望一直这样下去。





fin.

—————————————————————————

其实我本来打算写个虐的...

虽然这个结局也算是be吧,但应该不是那种四十米大长刀...吧。

...那个啥,老规矩。

求轻喷QAQ

评论(20)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