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恭喜你打开了一个假的白雪公主


——毁童年系列,和原剧情有很大出入,慎入
很雷很雷,建议右上角。

——ooc到爆,私设比山高,比如混乱的时间线

——有点all叶成分,主喻叶




白雪公主:叶修

国王:楚云秀

王后:戴妍琦

新王后:苏沐橙

魔镜:苏沐秋

巫婆(国师):喻文州

猎人:韩文清

王子:黄少天

七个大高个:周泽楷,王杰希,孙翔,包荣兴,楼冠宁,孙哲平,田森。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美丽富饶的国度,叫做荣耀王国。

在国王楚云秀的统治下,这个国家的人民过着幸福又平静的生活。

可惜的是,原来的王后戴妍琦因为和国王楚云秀站逆了cp,在公主还没成年就因为和国王的第108次cp掐站中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了。

楚云秀只好又娶了一个王后,新王后苏沐橙不但没有和楚云秀逆cp,还和楚云秀有相同的爱好——看电视剧。

王国又恢复了太平。

不过,这个国家最大的特点就是画风与众不同。

简单来说,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据说这个国家的公主有着乌黑的头发和雪白的皮肤,长大后一定是个美人。

于是,不明真相的人为他起了个昵称,叫白雪公主。

白雪公主的真实名字,叫做叶修。




"公主,快下来!您这样实在是不雅啊!"侍卫刘离惊恐的看着坐在树丫子上的叶修。

"要哥说多少遍,我不是公主,哥是个纯爷们!"叶修两臂环胸坐在树丫子上,小腿荡来荡去,身子不时晃一晃,看的刘离差点心脏病发作。

"公主这太危险了!快下来吧!"刘离不死心的捂着快跳出来的心脏,试图把这个熊孩子哄下来。

"啧。"叶修被这家伙烦的不行,猛地一下便跳了下来,看的可怜的刘离差点两眼一翻吓晕在这儿。

"我给你说清楚,以后不准叫我公主,说了多少次我是个纯!爷!们!非要我给你脱裤子证明我是带把的才行是吗。"叶修不高兴了,叶修有小脾气了。

"可这是国王和王后的命令......"

"哥还想知道为什么国王王后新王后都没带把是怎么生的我呢!"

刘离快哭了。

大哥这个我是真不知道啊,我可以说你是天上掉下来的石头里蹦出来的吗。




叶修公主经常被人叫做公主,叶修很生气。

于是他离家出走了。

王后苏沐橙连忙找到魔镜,打算开启定位系统,寻找叶修的具体坐标。

"魔镜魔镜,谁是世界上最美的人?"

"当然是我的世界第一可爱妹妹大人沐橙了!"

"别闹。"苏沐橙一拳头抡镜子框上。

"诶诶诶别打啊手多疼啊红了没有快让我看看。"

"......"算了没救了。

苏沐橙也是放弃了,干脆直接问道:"魔镜魔镜,叶修现在在哪里?"

"沐橙你干嘛不早说啊,叶修就在空知林,坐标(1168 ,9847)。"

"哦,好了,没事了。"苏沐橙冷漠的把正兴奋的魔镜苏沐秋用布蒙起来,然后毫不犹豫的扭头走人。

"沐橙别走啊多陪会我啊聊聊天怎么样!"

王后苏沐橙把地点分享给了楚云秀,两人很"着急",叫来了和叶修打交道最多的猎人韩文清,让韩文清把公主带回来。

猎人韩文清拿着武器就上路了。

"云秀...为什么我觉得叶修会有危险..."

"我也是...感觉像是去寻仇的..."

"叶修会不会有危险?"

"放心,死不了。"

"哦,那...继续看电视剧?"

"好啊,咱们看到哪里了?"

......叶修我想你大概可能也许不是亲生的。




猎人韩文清在空知林找到了正在吞云吐雾的叶修。

韩文清黑着脸掐了叶修不知道怎么搞到的烟。

叶修意外的一点也不惊讶,挑眉看向脸黑的吓人的韩文清,后者则带着微微怒气,开口道:"在森林里抽烟,想纵火把自己烧死吗。"

这话带着怒气有些凶恶的意味,怪吓人的。

叶修似乎是习惯了的样子,一脸的不以为然却没有再点燃下一支烟。

两人沉默了个五分钟,弄得气氛有些尴尬,最终还是叶修了开口。

"老韩啊,你看哥好不容易跑出来肯定不会轻易跟你回去,就当没找到我呗。"

"胡闹!"

"怎么就胡闹了?哥一大老爷们被叫莫名其妙叫了多少年的公主了,你来试试?!"

"......"

韩文清也是知道把这货带回去的可能性不大,一方面是对叶修长时间打交道对其固执程度的了解,一方面是国王和王后俩人边看电视剧边下达命令时漫不经心的指示,从一开始韩文清就没抱有希望。

韩文清叹口气,转身往回走。

叶修有些发愣。他没想到韩文清这么快就放弃了。

叶修挠挠头,问道:"老韩,这不像你风格啊。"

"哼,你以为呢。"韩文清停下脚步,顿了顿,继续说道。"不是妥协,是支持。"

不是因为任务无望向你妥协,而是支持你任性的所作所为。

作为一个最熟悉你的对手。

——————韩文清回去后......

听过猎人韩文清的报告,楚云秀摆摆手:"好了好了,知道了。"眼睛都不离开一下电视剧的。

韩文清看向苏沐橙,而后者正抱着瓜子磕的开心。眼睛同样也不离开电视剧。

韩文清:......

"别管他啦,他玩够了自然会回来的。"苏沐橙出声道。

......所以你们就统一战线了干脆懒得找人了是吗?

看这俩不靠谱的样子,任谁都是除了无奈也没其他什么的了吧。




而叶修继续在森林里晃荡。

"按照剧本,我应该是在森林里发现一所小木屋,睡一觉后发现回来的七个小矮人吧。"叶修翻开离家出走前买的童话书《白雪公主》。

叶修漫无目的的晃荡了很久很久,终于发现了小木屋。

疲惫至极的战五渣体力叶修一阵欣喜,却在门前猛地止住脚步。

好像有什么声音?

又重新看了眼《白雪公主》,按照剧本应该是自己敲两下门,发现屋里没有人然后自己推门进去睡觉。

叶修敲了两下门。

"扣,扣扣。"

"谁啊,自己进来。"

"包子你又订外卖了?"

"啊?没有啊。"

门外的叶修被屋内的嘈杂声吓了一跳。

说好的没人呢?

叶修推门进去,看见......

一桌人在打麻将,一圈人围观。

叶修冷漠的把门关上。

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深吸一口气,叶修重新推开门。

"九饼!"

"碰!"

"幺鸡!"

"西风!"

叶修:......

正打麻将的一人抬眼看向叶修。

"这人是谁啊?九万!"

"喂,你们谁定外卖了?白脸!"

"咳咳。"叶修忍不住打断这帮人的猜测。"我不是快递员。"

然后大致说了下自己平日一直被当做公主实则是个男孩子的悲惨遭遇以及想留下来的愿望。

然而并没有得到多少同情,因为大部分人依旧沉迷麻将玩的不亦乐乎。

一个面相有些奇异的男人看着他,问道:"留下你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嗯...你们三缺一,留下我能凑个第二桌。"

"成,留下吧!"一个头发有些长的男人抢先说道。

不等叶修反应过来,那个人便像大型犬一样扑上来,嚷道:"哇你好矮,当我老大怎么样?"

不是,你给我等等,高了矮了和当不当老大有关系吗?不是很懂你的脑回路啊!

叶修突然反应过来,回忆了下剧本,重新打量这一屋子人。

"你们......是七个小矮人?"叶修抬头,仰视着询问。

你确定你们是小矮人?一个个比我都高矮什么矮!你们都是小矮人了那我算什么?!迷你人吗?

"不,你认错了,我们是七个大高个。"那个面相清奇有着大小眼的大高个说道。

"七个小矮人在隔壁,他们是宋奇英,高英杰,乔一帆,莫凡,罗辑,杜明,卢瀚文。"

叶修小跑了出去,跑到隔壁观察去了。

很快又小跑了回来。

"算了还是别欺负隔壁的小家伙了。"叶修是这么说的。

"对了。"叶修掏出《白雪公主》问道:"你们不应该是晚上才回来吗?"

七个大高个拿过剧本翻了翻。

"哦,是这样的,今天是星期日,不上班。"一个不知道为什么看上去好像很有钱的样子的人回答。

"诶老大别问这么多啦,三缺一了!"包子支起了第二张桌子,有些兴奋的向叶修招呼到。

"哦,来了!"




然后白雪公主和大高个愉快的打了一晚上麻将。

完结散花!

咳咳,开玩笑的。

通宵打了一晚上麻将的叶修在第二天中午才悠悠转醒,打开窗户却吓了一跳。

窗户台上趴了一个熟人。

叶修自己打量了这人的衣服,调侃到:"哟,这不是喻国师么?怎么,这是打算转行换业了?占卜收费不?"

喻文州一身暗色长袍,趴在窗台上挡住了大半阳光,初晨的光线落在发丝和长袍上bulingbuling的像加了特效。

"如果是前辈的话,就不收费了。"喻文州支起下巴,微微歪头笑得温柔。

把人给我就行了。这句话喻文州没说出来。

也亏的叶修不知道喻文州的内心想法,不然也不会暗自感慨喻文州是个好孩子懂得孝敬长辈。

"那文州你来给哥算一卦?"叶修笑着把脸凑过去,离喻文州的距离瞬间缩短了一半。

喻文州眼睛都不眨一下,镇定的盯着叶修看了一会,温和却带有些许炙热的眼神使叶修感觉老脸有点发热。

"前辈,你命中注定的爱人会在这几天与你相见的。"喻文州面不改色的依旧微笑着说道。

本该是一记完美的擦边球,可如果另一方不配合的话......

"没要你算这个,算算实用的,比如运气怎么样,买彩票能不能中奖啥的。"

喻文州的微笑僵在脸上,温润的表情出现了一丝裂痕。

喻文州捂着滴血的心脏,哭着跳下了自己挖的坑。

"前辈,我看你印堂发黑(划掉)最近运气不是很好呢,可能会发生倒霉的事情哦。"喻文州强忍心痛继续做一个算命先生。

"没有了?"

"没有了。"

"哦。"说完叶修就把窗户啪的关上了。

喻文州:......




喻文州觉得,他算得简直不要太准了。

叶修最近真的很倒霉。

第一天,喻文州带来一条非常漂亮华丽的带子,当做礼物送给叶修。

轻轻的系在叶修的脖子上,还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并收获了来自叶修的两句嘲讽。

"文州你这什么品位,还系在脖子上,别把哥当妹子了吧。"叶修动动有点僵硬的脖颈。

"怎么会。"喻文州式微笑。

"打个结都这么慢,不愧是手残,哥脖子都疼了。"叶修怀疑等系好后他一动脖子就会有咯哒咯嘣的声音。

"前辈别动,马上就好了..."喻文州也很无奈。

打好蝴蝶结,喻文州站远了些,仔细打量自己的杰作。

真的很漂亮,叶修皮肤很白,不管什么颜色都很搭,华丽的丝带花纹精致,边缘还包裹着金丝,系在雪白的脖颈上,使叶修更像是一个艺术品了。

喻文州很满意,愉快的和叶修聊了很久,一直到大高个快回家了才离开。

然而意外发生了,叶修起身时被一旁的衣架挂住了带子,叶修晕了过去。

小矮人们回来了,包荣兴一回来就扑到了叶修身上,兴奋的像只大型犬。

"老大老大我想死你啦,诶老大你怎么睡着了?哇好漂亮的丝带但睡觉带着我丝带多难受啊。"说着就顺手把丝带解开了。

叶修醒了过来。

"呦都回来了?今天哪些人一桌啊?"

"大,大神,我想和你一桌。"这个叫楼冠宁的人抢先一步申请到。

"老大老大还有我!""包子你先从我身上下去。"

"哼。"孙翔把头一扭,说道:"看,看到你这缺人,我就,勉为其难的跟你一桌了。"

正在组织语言的周泽楷还没想好怎么开口,已经被抢先没有机会了,委屈巴巴的......微微低头看着叶修。

"...明天和你一桌,你先预订上。"被这么盯着有点不忍心啊。

周泽楷不郁闷了,周泽楷放出灿烂的微笑,周泽楷放出了小花花满满的背景板。

"好了,别闹了,赶紧开始吧。"




第二天,喻文州又来了,这次他带来一个精美的梳子。

"...文州啊,你看清楚。"说着,叶修还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哥真的是个汉子,别再送这么女孩子气的东西了好吗。"

喻文州保持微笑。"前辈,收下吧。"

"...好吧。"

喻文州又很愉快的和叶修聊了很久很久,又聊到七个大高个快回家才匆匆离开。

嗯...怎么有点像偷情?

算了不管了。

意外又发生了......

鬼知道叶修是怎么做到梳头的时候把头发缠一块,被绊倒后用力一扯直接把自己疼昏过去的。

"老大怎么又睡了?"

"大神的头发怎么了?被缠住了?"弄开弄开。

嗯?哪来的梳子?这是被头发缠住了?弄开弄开。

"老大老大你醒了?太好了!"

"包子你别摇了..."

然后他们又愉快的打了一晚上麻将。




第三天,喻文州又又来了......

叶修看着那个苹果有点发懵。

喻文州有点疑惑:"前辈,怎么了?"明明没有再拿女孩子气的东西啊。

"...没什么。"按照剧本,不应该是一半红的一半青的苹果吗?

算了收下吧...

喻文州又又很愉快的和叶修聊了很久很久,又又聊到大高个们要回来又又匆匆离开。

叶修看着桌上的苹果陷入了沉思。

按照剧本这是个毒苹果吧?要不要吃?叶修皱眉。

不会很苦吧?

算了试试。叶修闭眼咬了一口。

嗯,嘎嘣脆超级甜。

嗯,没毒。

嗯?没毒??

又不按剧本来啊!

莫名其妙感觉被欺骗了感情的叶修没由来的有点气愤,正想把苹果化作一颗流星,却被突然一声大喊吓了一跳。

"老大我回来了!"

被吓到的后果就是...叶修被噎住了。

失去意识前,叶修最后一个念头是:包子,你可是把哥害惨了......

大高个们回来了,却怎么也叫不醒叶修,不禁有些急了。

王杰希上前试了下鼻息,摸了摸脉搏,叹出一口气。

众人的心提了起来。

"不知道。"

吓得一群人差点心肌梗塞。

别这么大喘气啊多吓人啊!

叶修生死未卜,不能把人给埋了,万一还活着呢?

于是,他们买来一个水晶棺材,里面铺满鲜花,把叶修放了上去。

水晶棺材由某位孙姓人士和某位楼姓人士提供。

他们想把叶修带到山上,放在最美的地方,与花草树木做伴,夜晚有萤火虫点亮黑暗的丛林,美与生命力同在。

但在运输过程中...又又又出现了意外......

他们遇到了一只王子。

啊呸,一个。

还烦的不行。

"诶诶诶你们等等你们这是在搬什么啊,等等让本王子看看啊诶好多花啊这难道是个大型花盆?不对啊里面怎么还有个人啊等等别走啊让我看看啊!"

如此肺活量非黄少天莫属。

"少天。"

吓得黄少天猛地一抖。

"队,队长啊..."黄少天僵硬的扭头。

从城堡跑到小木屋再跑过来找到他们差点累趴的喻文州调整着呼吸,对黄少天露出熟悉的微笑。

"少天这是要跟我抢人吗。"外放低气压。

"嘿嘿,怎么会,队长你想多了..."黄少天眼神乱飘,悄悄的挪动着两脚。

然后突然扑向水晶棺材。

七个大高个赶紧护住棺材。

反应慢了一拍的喻文州也赶紧加入混战。

"啊啊啊别再挤本王子了这个人我一见钟情啊,看我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把他给我吧相信我我可以娶他的!"

"老大是我的!"

"大神不可以这么拱手让人啊!"

"少天你真要跟我抢人啊!"

"前辈,我的!"

混战中,棺材失去了平衡,狠狠的磕了下坚硬的地面。

众人连忙去扶。

这一摔,使棺材猛地一个振动,惯性让里面的人撞了一下,吐出了卡在喉咙里的苹果。

从棺材里坐起来的叶修一脸懵:"这是啥情况。"

借着就受到了一群人的强势围观。

"叶修,跟我走。"喻文州骑在马上,向叶修伸出手,叶修仰视着看去,帅的一匹。

无意识的点点头,把手伸了过去。

两人绝尘而去。

"队长,那是我的马!"黄少天哭了。

后来,成功私奔了的白雪公主叶修和国师喻文州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小剧场:

——————————————————
在骑马的私奔的时候......

叶:文州啊,你送的前两个礼物没什么,哥就当你性别搞错了,但你能告诉我最后送我的苹果到底有什么意思么?

喻:苹果的一半有毒,你要是吃到了那一半就会中毒,没有的话中毒的就是我。

叶:呦,什么毒啊这么可怕。

喻:会爱上对方的毒。

叶:你不怕你中招啊?

喻:这个毒早在我第一次见到你时就发作了,我还怕什么?

叶:那你猜,我吃到的是哪一半?

喻:没毒的?

叶:真聪明,我确实应该是没吃到。

叶:不过,毒好像发作了,怎么办?

喻:我也是中了毒的,以毒攻毒怎样?




叶修把《白雪公主》用最大的力气化做一条完美的抛物线。

喻:前辈为什么把这本书扔掉了?

叶:童话什么的都是骗人的!

说好的小矮人呢!我还想找找优越感开个嘲讽呢!

喻:......




电话中......

楚:小戴,我就和你说叶修是个下面那个叫你不听!喻文州已经把他攻了!

戴:我不信我不信!叶修不是攻吗!

楚:早就和你说了叶是受,是受!你要是不信我晚上给你录音频。

戴:别,我信,我信!

————————————————————————

这其实是很早之前的一篇点文。

因为有点赶,后半写的很流水...

嗯...写的很烂很雷,抱歉啊...求轻喷_(:з」∠)_

评论(12)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