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末世之中一束光


——ooc严重,私设如山

——末世paro,第一次尝试,写的不好请见谅

——第一人称注意







01.

我捡到了两只丧尸。

把他们藏到了家里。




02.

对,两只丧尸,活的,活蹦乱跳的那种。

在这个危机四伏的乱世,我瞒着所有人,把他们藏到我的家里。

像把两只狼引入羊圈一样刺激。

不,我没疯,而且脑子还健在,真的。

不过,有的时候疯一下,也挺好的。




03.

第一次见到他们,是在一个雨天。

我不喜欢下雨,下雨让我感到压抑,沉重,连空气都好像黏在我身上,成为一种负担。

很不巧的,当时家里快没余粮了,我跑去楼下的一家小超市寻找食物和水,准备返回却下开了大雨,我抱紧东西在雨中奔跑着。

奔跑中的我隐约看到前方有两个人影,待我跑近却是心都凉了。

哪里是人,是两只湿淋淋的丧尸啊!

我的腿开始打颤,哆嗦着后退两步,看着他们一步步逼近,吓得浑身僵直,在我离他们仅仅两米距离后,我彻底吓懵了,呆呆地一动也不敢动,像一座雕像。

正当我以为死定了的时候,那个相比之下稍矮一点的丧尸开口了。

"嘿哥们,收养我们俩呗,买一送一还包邮,不要钱送货上门,超划算哦亲。"

还伸过一只脏兮兮的爪子。

有些戏虐的语气,也有些小认真。

尤其是最后那个"亲",让我虎躯一震。

不对啊,这不是重点,你不是一个丧尸吗,你怎么会说话!

他大概是料到我会惊讶一样,有些僵硬的在脸上挤出一个较为扭曲的笑。

他的脸上血迹和泥混合着雨水留下,有些脏。

"淋雨怪难受的,回家再说怎样?"

我觉得他笑的很干净。




04.

我把两只无家可归的丧尸捡了回去。

我想我大概是疯了。




05.

我不记得我当初是怎么把他们带到四楼,再用钥匙开了门,然后把他们弄进去的。

等我昏昏噩噩的重新开始思考时,我们——两只丧尸一个人类已经在沙发上端正坐好了。

气氛很古怪,我不安的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比如:如果他们突然暴走我是抄家伙还是跑路,走楼梯还是跳窗户,抄家伙是拿菜刀还是椅子......

一只粘着泥土和血有些惨白的手在我眼圈晃了晃,吓得我"哇"的大喊一声跳了起来。

"哦,忘了我变异了,不好意思。"

这......这你也能忘!

下一秒,发生了一件让我非常愤怒的事情,我的瞪大眼睛,大喊道:

"把你脏爪子拿开别弄脏沙发!脏了很不好洗的!"

他淡淡的"哦"了一声,没理。

正当我气的想把他的脏爪子剁下来的时候,他继续说:"没事,反正就算我不碰你也要洗。"接着把目光转向我的脚底。

我也顺着他的目光低头看。

我的两脚正稳稳的踩在沙发上。

哦,刚刚吓了一跳,是真的吓的一跳,我说怎么我长高了。

等到我怒火平息,那只丧尸告诉我,他叫叶修,他旁边的这只,叫周泽楷,他们变异前就认识,他们俩算是"熟丧尸"了。

我点头笑了笑表示记住了,并把他们推进去浴室。

俩家伙在雨里泡了半天了,脏死了,赶紧给我洗干净!

在我的默许下,他们在我家住下了。

经过几次聊天后,我得知,叶修和周泽楷现在都是丧尸,不过被感染后都有些变异不完全,叶修虽有些丧尸特征但更偏向人类,周泽楷有些人类特征但更偏向丧尸。

他们都有丧尸的外貌,不吃人类食物,五感不全,但叶修可以说话,可以思考,记得以前的事,像是披着丧尸皮的普通人类,而周泽楷除了一点残存的理智......

"大概只剩下本能了吧。"叶修这么说着。

是吗?

我把目光投向已经和外面的丧尸别无二致的行尸走肉,他端坐在沙发上,不发出一点声音,眼神有些空洞,经过清洗后露出俊朗轮廓的脸没有一丝表情。

只剩下本能了吗?

"那他为什么一直都盯着你看?"我转头问向叶修。

叶修愣了一下,也转过头看向周泽楷,确实,周泽楷正盯着他不放,眼神一片死气盯得人有些发毛,但奈何他做不出其他表情。

叶修罕见的呆了一下。

"嗯......也是本能?"他也不太确定。

我听了想笑,哪里有这种本能的,生前欠人钱也不至于这样吧。

不过我突然想到,如果他们不是丧尸的话,或者说在他们变异之前,周泽楷的目光会不会是那种温柔的,带着笑意的注视,唇角也会微微挑起,露出满足的微笑。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想到这些。

但也许,这真的是本能也说不定呢?




06.

他们无论如何也吃不下人类的食物。

第十二次实验失败后我彻底放弃了,给了叶修一把备用家门钥匙,放任他们饿了去自己找吃的。

我担心在饥饿的情况下会消磨周泽楷仅有的理智,哪天忍不住把我吃了。

当然,以上纯属玩笑,我相信他们再饿也不至于杀个人什么的,尤其是有变异前记忆的叶修,就算成了僵尸,杀人也是要过心里那一道坎儿的。

我这么安慰着自己。

天黑前,他们回来了,带着一身血。

我皱眉,问道:"怎么回事。"

"丧尸太多了,抢的太疯,弄得一身脏。"叶修耸耸肩,嫌弃的抖着衣服上的灰尘和血迹。

"别抖了,赶紧给我洗澡去!"

叶修听话的拽着周泽楷进了浴室,听着哗啦啦的水声,我一点点平复着疯狂跳动的心脏。

怀疑和不安。

到他们洗完澡出来时,我忍不住了。

"你们......吃了人?"吐出的最后一个字被我一个哆嗦,硬生生拐了个弯,拼成一个扭曲的音节。

"怎么可能,我们抢的猪肉。"

不安的心一瞬间就平静了下来。

太好了,不是人肉......等等,猪肉?

"现在还有猪肉?没绝种的吗?!"

"哦,估计快了,下次我找找牛肉。"

我彻底放心了,看样子这家伙是不会吃人的吧。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说道:"那什么,下次有记得给我带点哈!"

叶修微微偏头,用一种看智障儿子的眼神回答:"你喜欢吃生肉?"

"......哦那算了吧。"

"不过...你之前那么问我,不会是怀疑我会吃人肉吧?"叶修反问我。

我不作声,点点头。

"杀人要过心里那一道坎儿,那吃人呢?"他坐到我旁边,微微斜眼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

我觉得我被鄙视了。

"那周泽楷呢,你不是说他大概只剩本能了吗?"

他愣了愣,试图用僵硬的脸做一个表情,但他失败了。

"他听我的。"

这四个字的语气斩钉截铁,还点小得意,带着笑意的眼角上挑,如果忽略掉他现在有些可怖的肤色,应该是个很可爱的动作。

我相信他们不可能只是普通朋友关系。




07.

在住进来的第十七天,叶修主动问了我第一个问题。

"老刘啊,这个房子是两室两厅的,我们来之后也只见过你一个人,你一个人住两个人的房子?"

我没忍住冲他翻了个白眼。

不是吧都住十七天了你才发现啊?!

"怎么可能只有我一个人住?"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太闲了,一听这答案就知道这背后一定会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叶修便拉上周泽楷在沙发上坐好,问我:"是什么原因?"

"这不是一个好故事,你们确定要听?"我难得严肃了一回。

可能是我很少这个语气,叶修被惊了一下,回过神后猛点头。

我长叹一口气,营造一种苍凉的氛围。

"这个房子,原来住着我和我媳妇。"

"哎呦,你不是单身狗啊?"

"别打断我!"我没忍住一巴掌扇他脑袋上。

他嗷嗷喊着疼,揉着被打到的地方呲牙咧嘴的装出疼痛的样子,我冲他翻个白眼,当我不知道你没痛觉吗。

真会演。

挨了一巴掌后他终于老实了,努力摆出严肃认真的表情,安静的听着。

"病毒爆发后,我们不敢轻易出门,天天在家猫着,想等这事平安过去。"

"时间长了,食物和水不够了,我们轮流去找食物和水,好在楼下附近有一些商店,不算太危险。"

"但第三轮,也就是我媳妇去找食物和水时,出事了。"

"她抱着物品回来了,一进门就跪在地上,吓得我赶紧去扶她胳膊,摸到一手血。"

"她被感染了。"

"她的皮肤开始变色,我不敢犹豫。"

"我...冲她脑袋开了一枪,亲手杀了她。"

叶修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而我则慢慢把头低了下去。

"我安慰自己,就算我不杀她,她也会被警队发现而消灭的,结局不会发生改变。"

"但是......我还是后悔啊。"

"从此,我对丧尸都多少抱有一种愧疚的感觉。"

"所有丧尸曾经都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啊....."

"所以,遇到你们的时候,我在想,能不能稍微补救一下,帮一下......"

我感到有些呼吸困难,费力的抬起手,紧紧握住脖子上的挂坠。

是一枚戒指。

是她的戒指。

握住戒指后,窒息感如潮水般退去,我的头有些发沉,慢慢的一点点低了下去。

突然,我感到有双冰冷的手按在我的肩膀上。

抬头看去,他还是那么僵硬又扭曲的微笑。

却带着淡淡的悲凉。

"都过去了......"他这么说。

是啊,都过去了......




08.

关于我一度怀疑过的他们的关系——

他们曾经是恋人。

这是叶修亲口告诉我的。

当时正在洗碗的我惊的一个手抖把碗摔了个粉碎。

他叼着烟,似乎是料到我会震惊,只是漫不经心的说了句:"碎碎平安。"

我一个没忍住把盘子摔他脸上。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引力吧。

紧接着我意识到我干了什么,赶紧擦了手去看有没有事。

呼,还好,盘子没碎。

"这次你没开玩笑?"我有点不确定。

自从上次他开玩笑骗我说周泽楷是他儿子而我相信了结果被叶修笑了我一个礼拜后,我决定再也不轻易相信叶修的话了。

他朝我努力挑眉,笑着说:"你猜啊。"

我把手伸向了他叼在嘴角的烟。

"唉别别别我没几根了!我说我说这是真的没骗你!"

果然,这招比什么都管用。

"......你们没人去泰国吧?"

"没,哥是天生丽质。"

"......"脸呢。还有,整容的是韩国。

但身为一个直男的我并不是很能理解他们。

叶修拿下嘴角的烟,长吁一口气,烟有些呛人,白茫茫一片模糊了他的表情。

我能明白他们的处境。

少数服从多数,而他们是少数。

多数是真理,少数是异类。

这不是个好的话题,还是换一个的好。

"咳咳。"我轻咳两声,打破有些低沉的气氛。"能告诉我你们是怎么变异的吗?"

......我好像选了个更不好的话题。

"噗..."他突然就笑了,喷出一小口白烟。

"这不是一个好故事,你确定要听?"他说了句似曾相识的话。

我愣愣的点点头。

"呼——"他缓缓吐出最后口烟,眼神有些溃散,开口讲述他的故事。

"和你一样,我们曾经也是普通人,普通人家里没粮了,就去寻找食物和水。"

"不一样的是,商店离我们偏远,一个人去又实在放心不下,于是我们每次去都是两人一起,好相互有个照应。"

"第一次成功了,第二次失败了。"

我瞪大了眼睛。

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我们在去的路上遇到了一小群丧尸,大概是四五只吧,记不清了。"

"他们发现我们了,我们转身就跑,他们紧追不舍,奈何速度远远跟不上,一点点被落在后面。"

"劫后余生的感觉让我们出了一身冷汗,正准备停下找个地方躲起来,旁边的楼房拐角突然扑过来一只丧尸。"

"目标是我。"

叶修突然苦笑了一下。

"小周反应比我快,一把将我拽到怀里,再猛地转了个身,把后背向着那个丧尸,一脚踹到那家伙肚子上,趁那家伙被踹到地上拉着我就跑。"

"似乎是动静有些大,吸引来附近不少丧尸,等我们拼尽全力彻底逃离所有丧尸,所在之地早已不是熟悉的地方了。"

"好不容易停下来,体力不好的我差点一屁股坐地上,想跟小周说点什么,却发现他脸色不太对。"

"他被那只被他踹到地上的丧尸抓伤了。准确的说,这完全是替我挨得一下子。"

"我那时发现的也是够晚的。"叶修自嘲的说 。

我小心翼翼的凑过去问:"......他把你咬了?"

"怎么可能?"

"那......"我有点理解不能。难道叶修是被其他丧尸咬的?

"那时候他还没完全变异,还有不少理智和记忆,坚持不让我靠近。"

"我怎么可能放过他。"叶修笑得有些轻松。

"他不肯咬我,我只能用其他方法了。"

"所以我咬了他一口。"

"噗。"我没忍住一口水喷出来。

"哥你别吓我......人咬了丧尸一口?!"顾不上擦嘴角的水,我震惊的看着他,不自觉的拔高了音量。

叶修耸耸肩,对我的反应一点也不吃惊的样子。

"所以......你就变异了?"我不确定的问他。

"嗯呐。"

"你咬哪了..."

"伤口啊。"

"应该挺疼的吧。"

"估计是,小周那时候都差点疼得喊出来。"

眼看画风要变楼要歪,我赶紧刹住,把楼摆正。

"先不说这些,当初你为什么要跟他一起变异?"

估计是料到我会这么问他,他想都不带想的回答:

"当年哥同意的时候可是说好了要一起白头的,先不说被警队发现,万一让哪个丧尸小姑娘拐跑了怎么办,还不得看着点?"

我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

"不对啊,你完全可以不变成丧尸,周泽楷有一些理智,又不会吃了你。"没准还会保护你什么的。

"可别的丧尸吃我啊。"

我愣了一下。

"我不变成丧尸,除了给他添麻烦还有什么用?"而且,他被感染的绝大多数原因还是因为自己。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也许是太安静了,我忍不住抬头去看叶修,却看到他直愣愣的盯着哪里看,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到了不远处站在墙边的周泽楷。

我也愣了。

"他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看上去应该是站了有一段时间了。

"不知道..."

突然,我想起了什么,转头去问叶修。

"周泽楷...还记得这些吗?"

听了我的问题,叶修稍微愣了一下,便轻轻摇了摇头。

"不,他除了残存的理智,只剩下本能了。"

只剩下本能了吗......




09.

我们被发现了。

不是被丧尸发现了,是被警队发现了。

想比于前者,后者更麻烦。

现在,四个身穿制服的人,腰间一根电击棍一把手枪,强行闯进我的家门。

听到砸门声的第一时间我把他们藏进卧室反锁上门,装成惊魂未定的样子去应付这几个家伙。

"请...请问是出什么事了么?"我哆哆嗦嗦的问这几个头号危险人物。

带头的人撇了我一眼,似乎是没想到这家会有活人,略微有些吃惊。

"你是这家的主人?"

我忙点头说是。

"还有其他人么?"

"不,没有,就我一个人。"我忙摆手。

他怀疑的盯着我,盯的我直发毛,还以为哪里露馅了。

"既然你没有感染,就跟我们走一趟吧。"

"???"等等这是什么逻辑?!

"我们查过了,这个小区只剩下你一个活人了,来的路上我们"清理"了一部分丧尸,但还是不安全,离市中心又远,现在人类的数量急剧下降,尽可能保护每一个未感染人类是我们的职责。"

"而且——"

带头的顿了顿,仔细看了看我的脸。

"你是刘离吧。"

我震惊的看着他。难道我把名字写脸上了?

"啧啧,好好的一个射击冠军,怎么就去当了杀手呢,多好的人才,多让人可惜啊。"

我身上的冷汗唰的就下来了。

这个身份我藏的很好,并且在一年前我就金盆洗手和爱人成天唧唧我我的过平凡美满的小日子,现在被人发现不应该啊。

啧,现在想这些也没用了,还是等机会随机应变吧。

那个带头的看都不看我一眼,自顾自的接着说。

"你应该知道,消灭丧尸是我们的工作,不过呢,最近我们比较缺人手..."

不需要再说什么了,这话的意思谁都懂。

"怎么样,考虑下?"

我暗自咬紧牙关,在他刀子般锋利充满威胁意味的眼神下,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我......"

"报告!头儿!这间屋子里有东西!"

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到卧室门前的家伙喊到。

瞬间,我手脚冰凉,浑身上下打着哆嗦。

警队头儿看了我一眼,冷漠的一句:"看住他。"转身去看那间有问题的卧室。

另外两个警员掏出枪,瞄准我的太阳穴,示意我最好不要乱动。

"啧。"我只好安分的站好。

卧室就那么点地方,怎么能藏的下俩大男人?

这两人进去没多久就传来了嘈杂的声音,我隐约辨认出是叶修以及警员的喊声和各种物品被撞翻或砸到地上。

或许是因为叶修会说话这一点让他们十分意外,他们没有就地处决两个丧尸,而是把他们推搡着扔在我旁边。

我挑眉,看样子接下来是审问时间。

果不其然,警队头儿拽的跟个二五八万似的往沙发上一坐,抬高下巴用鼻孔看着我们。

"说,这两个丧尸是怎么回事。"

"捡的。"我说。

"啥?!"他惊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确实啊。"我耸耸肩。

"好吧,下一个问题——那个丧尸,你为什么能说话。"

"因为我张嘴了。"

"......外面的丧尸也能张嘴。"

"他们张嘴纯属为了吃饭还不动舌头,我还要应付白痴的问题。"

"你!"警队头儿瞪圆了眼睛,猛的站起来。

"警队的头儿就这点气量么?"我冷漠的出声。

估计还是在意形象的,他狠狠瞪了我一眼,还是重新坐下了。

"怎么,被说成白痴难道还要笑着说个你好吗?"他反过来问我。

我瞥他一眼,眼神无不透露着鄙视,正当他又要忍不住气的站起来时,说道:"他的意思是你问的问题白痴,你自己断句理解成自己是白痴还好意思怪别人?"

碍于被枪指着不好做其他动作表明我的"无奈",我转过头去问两个尽职尽责盯着我的两名警员。"举这么长时间了手不酸啊?你们头儿都在这里坐着呢就把枪放下歇会吧,别把手给整废了。"

两个小年轻有些犹豫了,试探着看向他们的头儿。

警队头儿估摸着举的时间确实有些长了,同意了这个要求。

"继续问——剩下那个丧尸,你什么情况。"

"他是我爱人。"叶修大大方方的说出来了。

警队头儿的表情扭曲了一下,向地上呸了一口,骂了句:"妈的恶心,死基佬。"

我有点不高兴了。

扭头去看叶修的表情,却看到一脸平静。

是习惯了吗?

警队头儿不打算继续问下去了,站起来拍拍灰尘,问我:"怎么,考虑好跟我走没,同意的话就先不把你私藏两只丧尸的事报上去了,不同意的话——"

我叹口气。

"好,我同意。"

他面色一喜,打算立刻带我走。

"等下,另一件卧室有个我很重要的东西,能麻烦你去拿一下吗,就在床头柜第二层抽屉里。"

"没问题。"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反正他就是同意了。

这么白痴的警员还真是少见。

在他转身后,我向叶修使了个眼色,就在警队头儿消失在门口的一瞬间,我向一名警员狠狠给了一下肘击,在他吃痛的弯下腰的一瞬间,我向他的后颈用力一劈,将失去意识的年轻警员扔到地上。

另一边的叶修也用相似的方式解决了一个警员。

最后剩下的的一个警员连忙举起枪,瞄准叶修的脑袋。

我随手抄起个花瓶砸在他握枪的手上,闪身上前夺走他的手枪,抵住他的额头。

年轻的警员瞬间不敢动弹了,我又是一个手刃劈在他的后颈,把陷入昏迷的他扔在地上。

曾经是杀手的我对这一套动作实在是太熟练了。

花瓶掉在地上摔成碎片,这么大动静要是不把警队头儿引过来只能说明他是聋子。

很可惜,这个家伙不是聋子,听力好得很。

当他从房间出来时,我们已经解决完了除他以外的所有警员,他看到这个场面明显也是被惊到了,不过属于警队头儿的素质明显要好的很多,一点也不惊慌的拔出手枪,一步步小心的向我们靠近。

"不许动!"

我撇撇嘴:"凭什么还不让人动了?"

他立刻把枪指向我。

"好吧,不动不动。"

他看向这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皱眉问我:"都是你干的?"

"哪能啊,我可没这么大能耐。顺便,这些家伙只是昏迷了,别把他们当尸体给处理了啊。"我耸耸肩。

"呵,没想到一个杀手还会这么仁慈啊。"

不理会他的嘲笑,我对他说:"不过说起来我太久没劈过了,好像有些下手重了,不知道会不会出啥问题。"说着,还微微皱着眉头,装作有些苦恼的样子。

"不知道队友出意外会不会影响到您的业绩呢......"

"你..."他这次是真动气了,狠狠瞪我一眼。"我警告你,不要耍什么花招!"说着,便蹲下身子去检查队员的呼吸。

我怎么可能老实?

我猛跨一步,一脚踢向他的脑袋,不想他始终保持着警惕,一个侧滚堪堪躲了过去。

"哎呀,失手了。"我满不在乎的说着。

"不过......"我偏头看向我真正的目标——大门。

警队头儿心里咯噔一下。

他刚刚的一个侧滚,刚好把原本挡在他身后的大门露了出来。

我们向大门冲去,警队头儿估摸着自己跑过去怎么说也是赶不及了,举起枪向我们打了一发。

好巧不巧的,子弹飞向了叶修。

我是走在最后的那个,叶修在最前,即使我再伸长胳膊也是碰不到叶修的。

眼看子弹离叶修越来越近,叶修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往什么方向躲,是否还来得及等等,剩下的只有大脑的一片空白。

我无力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危险一步步逼近。

突然,一直默不作声的周泽楷做出了反应。

周泽楷一把将叶修拽到怀里,紧接着猛的转了个身,将叶修紧紧护在怀里,在转过身的一刹那,子弹堪堪擦着周泽楷耳朵呼啸而过,破风的尖锐声音刺激的耳膜生疼。

那一瞬间世界仿佛被人噤了声,安静的可怕。

叶修不可思议的抬头看着周泽楷。

我突然想起来叶修跟我说的那个故事。

【小周反应比我快,一把将我拽到怀里,再猛地转了个身,把后背向着那个丧尸,一脚踹到那家伙肚子上,趁那家伙被踹到地上拉着我就跑。】

前半部分和这次的动作几乎一模一样!

叶修问他:"小周,你不是只......"

"对啊,他确实只剩下本能了。"我接口道。

"这就是他的本能啊。"




10.

知道为什么每次他都反应这么快吗?

本能这东西,根本就是无视思考的存在。




11.

爱你是我的本能。

我的本能告诉我一定要护你安然无恙。




12.

现在显然不是说话的好时机。

警队头儿还在向我们举着手枪,不过惊讶的眼神已经暴露了他的真实心情。

"哥们儿,准头不太行啊。"我把玩着从警员手里夺下的手枪。

"不如,和我这个射击冠军比试一下?"

我猛地停止手上的动作,刷的举起手枪,打向警队头儿——握枪的手。

"啊!"警队头儿发出了一声惨叫。

接着是手枪重重砸到瓷砖上的声音。

正中目标。

收起手枪,不去看跪在地上捂着正在流血的手的警队头儿,我拽着叶修和周泽楷扭头就走。

"准头不错。"叶修这么说了句。

"真难得,能听到你不带讽刺意味的夸奖。"

"呵。"

"......"

"......"

接着就是一路无言。

气氛有些奇怪,正在我思考要不要说点什么的时候,一个对我来说很陌生的声音突然响起。

"前辈......"

叶修突然就僵住了。

我猛地意识到我和叶修都没有开口,那说话的只会是——

周泽楷!

而且看叶修这反应,这声"前辈"多半是叫他的。

难道周泽楷想起来了?!

我和叶修激动的看向有些迷茫的周泽楷。

"前辈......是谁?"

一盆冷水应声泼了下来,把我和叶修刚燃起的热情瞬间浇灭。

"没事,起码......他想起了一点是一点!"我试着安慰叶修。

"嗯,我已经很高兴了,说明有希望。"叶修笑了一下。

和我们的初见一样,还是那么干净的笑脸。

"前辈......是谁?"周泽楷还在那里念叨着。

"是......"我正打算接口。

"我...好像..."周泽楷努力的想着什么。

"...爱他?"

叶修像是被雷击了一样,愣愣的盯着周泽楷。

我率先回过神。

"对,周泽楷,你爱他!"

"我...爱他?"

"对,你爱他!"

"我...爱前辈?"

"对,你爱他!"

"前辈......在哪?"

我一把将叶修推到周泽楷怀里。

"前辈?"

好不容易回过神的叶修,抬头就看到周泽楷一点点开始变亮的眼睛。

"嗯?"

"我爱你。"

说罢,轻轻吻上怀里人的额头。




13.

周泽楷有个本能。

爱一个前辈。

准确的说叫爱叶修。




14.

也许有一天,我会忘了你,忘了我们之间发生的所有事。

但我一定会记得,我爱你。




15.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

我生性胆小懦弱。

我虽然是个杀手,但除了杀人打人一类的事,其他时候多半是非常没主见的,也没有什么立场,"勇敢"完全是我的反义词。

曾经,我只干过三件说的上算是勇敢的事。

第一次,我向我的女神表白了。

第二次,我向她求婚了。

第三次,我一枪崩了我的挚爱。

后来,我遇到两个丧尸。

我又疯了两次。

第一次,我把他们"养"在了家里。

第二次,我开枪打掉警队队长举着枪的手,带着他们逃了出去。

跑了很久的我不知道现在我们在哪,不知道我是不是已经被我的同类所通缉,不知道如果被警队抓到我会是无期还是死刑。

离开的太过匆忙,我除了一把还剩四颗子弹的左轮手枪和脖子上挂着的老婆的结婚戒指,什么都没带走。

哦对,我还有两只跟着我一起还跑不动的丧尸。

这次逃亡大概是无法太平了吧。

......不对,逃亡怎么会太平。




16.

我们没有固定的住所,目前的所在之地人迹罕至,打听不到任何消息。

也许哪天我一觉醒来,眼前的两只丧尸已经被释放的解药恢复正常,或者被解药消灭。

也许哪天他们会成为最后的僵尸

也许哪天我会成为最后的人类。

也许哪天危机解决,也许哪天地球毁灭。

但未来的事谁又能确定呢?




17.

在夕阳的沐浴下,望着地平线,我举起挂在脖子上的戒指,轻轻落下一吻。

转过身,看着他们。

叶修正在努力帮周泽楷恢复记忆,不停的跟他说着什么。

未来的事谁又能说的准。

活下去,比什么都好。




18.

神说要有光,于是,在一片黑暗的末世,我遇到了他们。







fin.

————————————————————————

一不小心又爆字数了......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我的原计划是三千字。

为什么写完就成了九千多我也不知道......

写了很长时间,希望有人喜欢吧,第一次尝试这种背景_(:з」∠)_

还是求轻喷qwq

评论(22)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