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酒,世间好助攻

——第一次写维勇...写给一个zz的生贺

——私设如山,ooc严重

——还有,老(z)铁(z)生日快乐! @世界第七初恋.

虽然晚了点...吧...但我的拖延症你懂的|・ω・`)

原谅我的起名废咳咳...

【咳咳反正就凑活看吧...】






这是个平静的夜晚...大概是的。

不过不平静的人自然也是大有人在。




今天是大奖赛刚结束的晚上,勇利的努力终究是没有白费,不但不负期望的在大奖赛上取得了亚军的不错名次,并且被心慕已久的维克托接受心意这"爱情事业双丰收"更是让心情指数直线上升。

心情太好的后果就是在庆功宴时一出意外的又喝高了......

勇利的酒量并不好是众所周知的,平日里也是不怎么喝酒的,但在庆功宴上怎么也要意思着喝几杯,再加上维克托心情也很好就没多控制勇利的量,在两三杯后,勇利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维克托无奈的把有些不省人事的勇利带出去吹会风醒醒酒。

这个时候的晚风还是有些凉的,维克托担心勇利会被吹感冒便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搭在勇利身上,把有些站立不稳的勇利轻轻搂在怀里,让他用一个比较舒服和省力的姿势靠在自己怀里。

吹过风的勇利稍微清醒了一点,但仅仅是稍微,大概就是能摇摇晃晃的自己走的程度——但我在哪儿我是谁什么的还是不清楚的。

喝醉的勇利和平日不大一样,虽然大脑一片混沌但还是坚持要自己走,维克托拗不过他只好扶他站好,紧紧跟在走路一摇一晃的勇利身后。勇利还没有清醒,这走路纯属是漫无目的的瞎走,就这种状态维克托怎么可能放心他一个人?只得紧紧跟随其后,两人不停的在原地转着圈。




不知道是不是累了,走在前面走的勇利突然改变了方向,一个转弯朝着酒店的方向走去,维克托捉住机会在勇利进入大门后迅速去开了一间房,在女服务员暧昧的目光又迅速把晕晕乎乎的勇利连抱带背的带进房间,把人放床上躺好关上门,这才靠在墙上松了一口气。

这一路走过来勇利不知道多少次摇摇晃晃的没站稳差点一头栽地上,多少次晕乎乎的门头走差点撞树被他及时拽住......这不过短短一二十分钟的精神紧绷却让维克托有种快脱虚了的错觉。

勇利成一个大字一样仰面躺在床上,这会儿已经把眼睛合上了,因醉酒脸上一片酡红,淡色湿润的薄唇一张一合吐出含有淡淡酒味的热气。这一切在维克托眼中,都是分外的诱人和极致的诱惑。

维克托也喝了不少,不过不知是不是俄罗斯血统的原因,他的酒量是相当不错的,醉意几乎是没起分毫,和一旁的勇利形成了鲜明对比。

此时,维克托头脑虽很是清醒,但酒精并非一点作用没有,勇利分外诱人的模样似乎成了某种催化剂,先前的酒精此时似乎化成了阵阵热流,向下身冲去,叫嚣着某种本能。

努力不去想某些少儿不宜的事情,维克托走到床边,把此时睡姿豪放的恋人姿势一点点摆正,又脱下勇利带着寒气的外套,犹豫了下,开始解勇利的衣服扣子。

一脸正直,目的单纯,态度诚恳,并且没有丝毫吃豆腐行为,可以说是非常不容易了。




偏偏有人不想让他省心。醉的迷迷糊糊的勇利像是有些冷了,感受到了一个贴近的热源,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眼睛都不睁开的,一伸手把正解着第一个扣子的维克托突然抱住,把后者着实惊了一下。

湿热的气息随着呼吸节奏喷在维克托的右耳上,痒痒的。

维克托偏头看向勇利,柔软水润的嘴唇近在咫尺,开开合合吐着热气在维克托眼里成了无声的邀请,维克托忍不住吞了下口水。

维克托先生内心挣扎了一下要不要直接把这样诱人的勇利拆吃入腹。

但理智还是大于了理性,维克托还是暂时的忍住了欲望。

维克托轻轻拨开勇利搭在他身上的手,重新摆正姿势,等一切做好才缓慢的直起身子——然后又一次被一把抱住。

或许是不满热源的离开,勇利无意识的皱了皱眉,伸手把维克托猛地拉倒,抱紧不撒手。

维克托没想到醉酒的勇利会有点小任性,这副模样在维克托眼里自然是可爱的紧,只好任由勇利用这种让他十分别扭的姿势抱着。

不知道勇利是梦到了什么,抱着热源也不安生,一点一点往维克托怀里蹭着,两人很快就紧紧贴在了一起,布料的摩擦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

这对维克托就很难熬了,本来就有点感觉,被勇利这个蹭来蹭去更是难受的紧——憋的。

"勇利......"维克托哑声呼唤着恋人的名字。

勇利似乎是听见了,停止了蹭来蹭去的动作,把埋在维克托胸口的的脸抬起,睁开的眼里一片茫然和水光。

这副光景该怎么说呢?嗯...大概就是引人犯罪吧。维克托努力隐忍住把眼前的人拆吃入腹的冲动,要知道这种时候还能保持理智是相当不容易的。

可惜勇利现在醉酒理智是几乎不存在的。勇利睁着迷离的眼睛盯着维克托,在维克托正疑惑时突然吻了上去。




有人说酒壮人胆,这句话并不是不无道理。两个人虽前不久确立了关系,但维克托还是连亲吻都要小心翼翼。

因为这毕竟是勇利二十来年里的第一次恋爱,维克托想让他幸福、想让他开心,想让他时时刻刻都感觉自己是被宠爱的。所以才需要各外的小心翼翼。

但在醉酒之后,所有的顾虑和担心都可以先暂时的放放了,趁着酒意,也放肆一回。

酒壮人胆,喝醉了的勇利比往常的胆子可大多了,直接拉过来维克托的领带对着嘴唇吻了上去。

被"强吻"的维克托懵了一瞬,待反应过来后立即反被动为主动,附身加深了这个吻。

“这是在邀请我...酒后乱性么……”维克托声音嘶哑的问道。

这个简单的问句,在此时此刻也苏到直击心脏。

勇利既没有回话也没有作出什么反应,湿漉漉的眸子直勾勾的看着维克托。

勇利此刻又到底在想些什么呢,维克托很好奇。因为他的眼神,是赤裸到要把维克托印在他的眼睛里一样。

“那么我就,不客气了”维克托轻笑了一声,连到了这种时候都还是如欧洲绅士般优雅。就像是拿着刀叉的美食家,要将眼前诱人又精致的勇利分分钟吞入口中。




真好,现在你完完全全的属于我了。从心灵到身体,每一寸肌肤,每一段思想,都是属于我的。




夜还很长,一辈子也还很长。

————————————————————————

zz老铁世七生快哈!

我说这点字我码了一个多礼拜你信不|・ω・`)

虽然晚了吧...但这不是比没有强吧hhh【跑走】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