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曾经我也是个a(1)


——ooc与私设并存

——ABO设定注意

——来自 @死道友不死贫道 小可爱的点文(虽然写完已经过了一个世纪)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ps:这里设定的AO相对平等,电竞职业对性别无要求与拘束。(说白了就是别管是A是O影响不大。)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曾经也是个a。"叶修一脸严肃认真的说道。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叶你怕不是睡傻了吧,就你这副身板怎么可能是a啊哈哈哈哈哈,都分化这么多年了你还没接受现实真的好吗需不需我帮你要找个心理医生看看你有没有做a妄想症啊......"这句话换来的却是黄少天无情的嘲笑并且靠在沙发上笑得不能自己。

"医学上目前还没有【做a妄想症】这个症状和病列。"张新杰推了推眼镜。

"快有了。"这是王杰希。

"症状还不轻,已经开始说胡话了。"楚云秀接口。

"前辈,要说真心话哦。"喻文州挂着万年不变的温润微笑说道。

叶修一脸无辜:"哥说的可是实话。"

张佳乐毫不掩饰的用鄙夷的目光看向叶修:"就你说的这句,谁信啊。"

"爱信不信,反正哥已经说过了,信不信是你们的事,继续继续。"叶修向后一倒,斜靠着瘫在沙发上,宛如一条失去梦想的咸鱼。

"不要脸!""耍赖啊!"

"算了算了,继续吧,时间已经不早了。"肖时钦及时提醒到。




叶修说的确实是实话。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曾经也是个a。"

听着像是一句玩笑话,尤其是在这种本就不严肃的背景下。

但谁能想到身份证上性别栏明明白白写着Omega的叶修"曾经"还真是个Alpha。

这个曾经指的是叶修穿越之前。




叶修从来没想过这么狗血的事能发生在退役的自己身上。

睁开眼时发现本该在兴欣当陪练的自己躺在叶家熟悉的床上,没过多久还传来了叶秋用变声期的嗓子一句哥哥下来吃饭了的呐喊。

叶修坐起身看了看熟悉的床铺,熟悉的家具,熟悉的排列方式。

和记忆里离家出走前的样子的一模一样。

一定是自己起床的方式不对。

这一定是梦,我还没睡醒。

抱着这样的想法叶修又闭眼在床上躺了十分钟。

再次睁开眼时,还是熟悉的叶家卧室的天花板。

还是十几年前熟悉不变的生活。

叶修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穿越了的事实。

不过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叶修便打算平常心顺其自然算了。

不过是把走过的路再走一遍罢了。

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心大。




叶修起床看了看墙上的日历,确认大概是离家出走前不久的日子,便思索着在叶秋的催促声中慢腾腾的移步走去洗漱。

父母早早的去了公司,保姆在做好早餐后就上楼去打扫房间了,明亮庞大的餐厅只有叶修叶秋两个人,两人面前各一份刚烤好的面包片,一个煎蛋,一点蔬菜,足够坐下六到八人的餐桌一时有些冷清。

因为是周六不必赶时间上课,叶秋叶修两人默默的慢慢吃着刚做好的早餐,咀嚼的声音几不可闻,沉默中最清晰的声音就是保姆从楼上传来的脚步声。

食不言寝不语,这是叶父从小就教他们的。

虽然在后来叶修就把这条家规在离家出走时连带着身份证一起留下了吧。




饭桌上沉默的气氛让叶修有些不习惯。

离家出走后的十几年里,几乎没有哪次吃饭会这么安静了。

先是遇上苏沐秋,先不说因为金钱原因大部分时间吃的都是泡面,两人又总是整着抢着把食物让给苏沐橙,沐橙也不停推拒着两个哥哥,吃个饭三个人推来推去吵吵闹闹的,极少有安生的时候。

后来去了嘉世,最初几个赛季叶秋虽然身为队长,但年龄却是战队中最小的那个,两身份相加,自然成了战队的首要关心对象。

那时候嘉世的食堂并不大,只有一个长长的桌子,战队选手和老板经理都挤在这一张桌子吃饭。那时候的叶修还有些挑食,吃的偏少,长的瘦瘦的个子又不高,看着让人怪心疼的,所以张家兴等战队成员在饭桌上常常以"吃的多点长长个子"为理由给自家小队长不停夹菜,有时陶轩也会凑这个热闹夹几块肉放叶修碗里,也是闹哄哄的一片。

鉴于叶修有好好吃下饭,食量也在一点一点增加,吴雪峰也就对叶修把不爱吃的胡萝卜和香菜偷渡到隔壁队友碗中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再后来到兴欣,从网吧到战队。

兴欣没有食堂,吃饭的时候多半是点些外卖,支个圆桌。桌子有点小,一群人挤一块,抬胳膊肘时撞了谁小臂是常有的事,都没空去计较这些——都爆手速抢肉呢,谁顾得上?

魏琛叶修方锐这仨活宝是饭桌上最活跃的几个,手抢着嘴还不停,势必要将垃圾话干扰进行到底,最后往往扰的陈果大老板不胜其烦,猛一拍桌大吼一声"都给我闭嘴吃饭"这三人才会瞬间安静下来。

不过安静不了多久便会被叶修的一句"老板娘啊要是闭嘴了那怎么吃饭"以及包子跟风的"好像是哦"重新点燃战火,而等陈果想再次发飙时这几人有开始进入无脑夸状态,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吹捧陈大老板,还有唐柔沐橙帮着顺毛,让陈果想气都气不起来。




那些混杂着生活的油烟味的回忆,让叶修难得怀念了一把。

果然。

比起餐桌上鲜嫩可口的牛排,他更喜欢热气腾腾的泡面。

比起透明高脚杯中的香槟,他更喜欢听装的雪碧可乐。

比起严肃刻板的家和未来,他更喜欢荣耀的道路。

在他走后,叶父说他身在福中不知福,在外面吃几年苦就该知道珍惜了。

的确,在他离家出走刚不久时他有怀念过温暖的家和可口的饭菜,怀念过父母弟弟以及小点,但叶修从没想过回去。

现在也是一样。

叶修一开始也想过,如果自己这次留了下来会怎么样。

不过这个念头在不到一顿饭的时间便被打消了。

就算再来一次,叶修也不愿做笼中鸟。

因为他已经尝到了自由的甜头。




他,叶修,就是这么个人。




等叶修从思考中回过神来时,叶秋已经吃完了早饭,正要把餐盘餐具端往厨房。

突然叶秋脚步一顿,站在原地不再动了。

叶修感到奇怪,问道:"怎么了?"

"哥,你有没有闻着什么味道。"

叶修揉了揉鼻子,刻意闻了闻:"没有吧?"

"是吗?大概是错觉吧。"叶秋不疑有他,继续走向厨房。

然而等他走了一圈又回来时,叶秋又闻到了这个味道,而且比上次更浓了。

"哥,不是错觉,味道还大了好多,这味是从哪来的?"叶秋揉着鼻子闷声说。这股味道让他有种说不清的感觉,很奇怪。

叶秋寻找着味道的来源,发现越临近叶修,味道便更浓。

叶秋突然想到什么。

"哥,你是不是......"性别分化了?

后半句叶秋没有说出来,但听语气叶修再没意识到也该懂了。

差点忘了这茬,他的性别分化就是在临近离家出走前发生的。

叶秋在不久前便分化成了A,而自己也不负众望在几天后同样分化成了一个优秀的Alpha。

早先经历过一遍的叶修多少有了点心理准备,比起有些慌乱的叶秋,他自己反而显得情绪更稳重的样子,还不忘稳定叶秋的情绪。

保姆在打扫完后便下了班,等下次上班也是几个小时后的事了,庞大的别墅只有叶秋叶修两个人,两个半大的孩子多少有些显得手足无措。

"哥...我去给你拿抑制剂。"扔下这句话,叶秋便飞速窜上了楼回到房间,速度之快叶修根本没反应过来。

叶修在原地愣了愣,认真思考了一通,难道性别分化时自己比平时恐怖了个几十倍?怎么叶秋跟躲着自己似的。




这会还真让叶修给猜对了。

叶秋确实在躲着他。

原因叶秋自己也不清楚,但直觉告诉他现在不可以靠近叶修。

靠门滑坐到地上的叶秋休息了一会平复心情,便起身从抽屉里翻找抑制剂。前不久他刚进行完性别分化,Alpha抑制剂的位置和剩余量他十分熟悉。

叶秋深呼吸两下,推门离开房间,准备给叶修送抑制剂。

然后他发现这抑制剂没用了。

甜腻的信息素不断撩拨着叶秋的理智,刚分化不久的Alpha本能在血液里叫嚣。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蜷缩在椅子上,面色潮红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失去焦点的漆黑的眸子蒙上了一层水光,贝齿紧咬下唇,时不时有几个破碎的呻吟声从齿缝中泄出,钻进叶秋的耳朵里。

叶秋头一次希望自己能五感全失。

空气中甜腻的牛奶味信息素愈发浓烈,加之蜷缩成一团的叶修反应,叶秋手里的Alpha抑制剂是没用了。

残存的理智告诉叶秋要控制住自己,而属于Alpha的生理反应却告诉他要释放本能,这种感觉纠结的叶秋头都要炸了。

深知此地不宜久留,呆的越久危险越大——危险的是谁先不提——叶秋果断用有些嘶哑发颤的声音留下一句:"哥你先忍忍,我我我我去买抑制剂!"便有一次火速逃离现场。

叶秋冲出大门的那一刻,感觉自己得到了上帝的救赎。






tbc.

————————————————————————

算了算我脑补的剧情,分上中下都挺悬...试试开个中长篇吧...

说出来可能不信,这篇我码了俩月【严肃】

呐,老规矩,求轻喷w

评论(15)
热度(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