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曾经我也是个a(4)

——重度ooc,私设如山

——ABO设定

——这是一个A叶穿回过去分化成O的喜闻乐见【划掉】悲惨故事。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ps:私设彪悍的叶母出现注意!





叶修醒来时已经是晚上了。

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了一身,那件被汗浸透的衬衣已经被保姆洗好弄干,此时正被叠的整整齐齐的放在衣柜里。

当然,衣服不用说,一定是叶秋在他睡着的时候给他换好,又把他放在床上掖好被角。

从睡梦中醒来的叶修在睁眼后盯着天花板发了会呆,扭头看向窗外,却看到被微风掀起一角的窗帘露出了满天星空。

啊,已经这么晚了。

时间不多了。




"哥,下来吃饭了!"叶秋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一切仿佛和早上没有什么不同。

叶修揉了揉发胀的脑袋,努力不让自己去想杂七杂八的事,用带着点鼻音有些发闷的声音象征性的招呼了一声,揉揉脑袋上乱七八糟的头发,打了个哈欠慢悠悠的下床。

简单打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用凉水洗把脸,清凉的水顺着脸颊滑下,带走不少因之前那一通折腾所导致的疲惫,使人看上去稍微精神了些。

腿脚有些发软,看来上午那一折腾还是有点后遗症,好在走路虽有些虚晃但并不碍事,叶修也就不管它了。

不紧不慢的走出房门,转过身时顺带撇了眼楼下的大厅。

刚走出房门的叶修脚步一顿。

因为。

他看到大厅里除了叶秋外,还坐着两个熟悉的身影,与尘封的记忆重叠。

是他的父母。




大概是时间太久,叶修已经有些记不清年轻时父母的样子。

连续几年没有出现过他们的音容难免会模糊记忆,某些事情和话语印象深刻到回想时都仿佛历历在目,但面庞确实无论如何也记不清了,像是蒙上了一层纱,轮廓尚在而细节却是模糊不已。

而且离家出走的十年中仅仅回过一次家还被父亲拎着棍子的赶出来,急忙跑出后来都没来得及回头看一眼被母亲弟弟死死拦住的父亲便逃向门外的漫天大雪——那里是个更广大的世界,但它残酷且寒冷。

转身离去的叶修没有看到自己那严厉的老父亲泛红的眼角,动怒时因眉头紧皱而更加明显的皱纹,以及被融化的雪花擦亮的银白鬓角。

而再见,又是过了很久很久,久到叶家怀疑这孩子是不是要把一身热血挥洒完毕才会回家看一眼。

这次,他们还真猜对了。

而且还真是回家"看一眼"。

被褥还没整理好就被扔到国家队了。

啊啊,跑题了,扯回来继续。

叶修记忆中父母年轻时的样子已经模糊不清了,最深的印象还是叶父严厉的训斥,依稀记得那时岁月还没在他的脸上留下深深地痕迹,硬朗的脸上有着曾经身为军人时练就的锐利眼神。

所以在看到餐厅里的父母时,尘封的记忆如潮涌般出现,与眼前的人重叠,太过复杂的情绪使叶修愣在了原地。

叶父看到了站着不动的叶修,一个眼刀瞪过去。"你小子干嘛呢,还不过来,想让全家人等你多久?!"

叶修这才如梦初醒般猛地回过神,淡淡的哦了一声走了下来。




叶父大概是发现了他脚步不对劲,狠瞪他一眼,用硬朗的声音喊到:"叶修!给我好好走路,抬头挺胸的走!别跟个废物一样!!"

站在叶父一旁的叶秋是唯一的知情人士,看叶修这样子就知道上午那事还是有影响,连忙帮着扯谎:"爸,别训我哥,今天上午我们整理书架时一个书架倒了,砸了我哥的脚。"

叶母一听这话急了:"小修你没事吧?!砸到哪了?严重吗?给妈看看不行咱去医院!"

"不不不,真没事,就是有点疼。"叶修连连摆手,顺着叶秋扯的慌继续编。

"堂堂男子汉被书架砸一下能有多大事......"叶父继续数落着,被叶母不善的目光一瞪,还是有些不甘的闭上了嘴。

叶母其实是个儿控,平常就把俩儿子护的可紧,外人要是说她儿子哪不好立马眼睛就瞪过去,漂亮的杏眼透露着薄薄怒气,直瞪的人一个激灵悻悻闭上了嘴。

曾经叶修叶秋的班主任在私下叫过叶母去了一趟,想谈谈两兄弟的学习情况,老师先是夸了一同叶秋的进步很大,让叶母笑得合不拢嘴,结果老师话题一转说到叶修,说这孩子上课开始睡觉顶撞老师不服管教如何如何,其实这也没什么,但这老师十分作死的在结尾说了句"叶修这孩子离废物仅剩一步之遥"。叶母当时就不乐意了,冷着脸说了句:"老师,我来这里不是来听你骂我家孩子废物的,顶撞换个词叫驳回,你有理你就去说过他啊,说不过就说孩子顶撞,麻烦说我家孩子坏话前先算算自己是几斤几两。"

"可孩子不听老师话......"

"不听你的就说明他认为你说的话他没必要去听,我家孩子听我的话就够了。"

从此老师再也没有叫叶母来开过家长会。

连带对叶修的态度也好了很多,不再把人劈头盖脸一顿训。

系统提示:【叶母】对【班主任】使用了【反驳】技能,效果拔群。

在这个属性的加持下,叶父向来不敢估计往枪口上撞,平常还是尽量少训孩子,实在要训也要先记账上,等哪天叶母出门不在了再慢慢来。

这都是血的教训啊。




双胞胎的家里很容易出现一种情况,叫偏心。

一般是偏向学习好的那个,聪明的那个,听话的那个。

叶家也是。

叶秋在小时候很黏自家哥哥,又相对乖巧,对家长的话言听计从,几乎没出现过反抗的情况,在叶家眼里就是一只小绵羊。这样的叶秋在叶修关禁闭出来后与性情大变的叶修形成了强烈反差,对于叶父来说,这两人简直一个是天使一个是恶魔。叶父一边想着如果叶秋是长子该多好,一边把期望从叶修转移到叶秋身上。

叶父以为如果他们把家庭重心转移到叶秋身上,那么作为哥哥的叶修一定会出于嫉妒与攀比之心收回自己幼稚可笑的想法,重新回归正常,放下那些歪门邪道,重新抓起课本学习。

然而叶修让他失望了。

叶父不知道第几次差点要一棍子敲叶修脑袋上,被叶母狠狠训了一顿,彪悍的叶母此时完全没有大家闺秀的优雅端庄,抄着不知哪里来的晾衣架把叶父轰了出去。

"你给我滚出去!你不心疼你儿子我心疼!老娘告诉你你再敢打小修咱就民政局见!"

说完,怒气冲冲的叶母"啪"的一声用力摔上了门,当着叶父的面上了反锁。

那天的叶父是在他一老同学家过的夜。

"呦呵,老叶【注:这里指叶父】,怎么着,又被你家里那位赶出来了?"

"闭嘴。"




想起曾经的点滴,叶修的表情不禁柔和了许多,微笑着向一脸慌张的叶母多次保证没有伤筋动骨等大事。

在毫无恶意的亲情面前,叶修感到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

大概是愧疚吧,为自己一周后的行动对亲人的伤害而愧疚。

一周后,他要离家出走。

这顿饭是他们一家四人最后一次共同进餐。

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个散伙饭。

当然,只有叶修知道。




那顿饭都吃了些什么,叶修不记得了。

叶修光顾着在埋头吃饭时常常抬眼去看父母的脸,在第四次被叶母抓了个正着后不知怎么解释,顺口说了句:"妈,你好像更年轻了。"

一旁的叶秋差点被噎到。

叶母连忙给叶秋递了杯水,不含威胁的瞪了眼叶秋:"怎么着,你哥说我年轻就给你吓成这样?"

顺过气的叶秋连忙摆手:"不不不,这是个偶然,而且妈你本来就不老。"

"这还差不多。"叶母满意的点点头。

叶秋暗地里悄悄松了口气。开什么国际玩笑,谁敢得罪免死金牌啊。

这是一次其乐融融的景象。

事后回想起来,叶修只记得他在饭桌上说了很多话,说的什么却又不记得了,迷迷糊糊又毫无逻辑,乱七八糟的像是喝醉了一样。

而叶父头一次没有训斥他饭桌上的礼节,盯着他若有所思。

叶修不知道他是不是发觉了什么,但也懒得去管了。

明天他们会有一次长达半个月的出差。

对于叶修来说,这将是他短期内最后一次见到他的父母。

这个所谓的短期,是三年。




以后就要见不到了理应该多聊一会珍惜下眼前的时光,想了想却发现这个时候和叶父这个老顽固聊多半会吵起来,最近又是紧要关头容易影响正常剧情发展,叶修左右权衡了一下还是选择了各回各屋。

吃饭过后叶修路过叶秋房间时稍作思考了一下,看叶秋还在楼下和母亲聊着什么,便趁人不注意悄悄猫了进去,趴下身去看床板下的行李箱。

这个行李箱不知道是叶秋从哪里翻出来的,已经有些旧了,上面却没有一丝灰尘,应该是最近常被主人拿出整理的过。

和家人在一起是幸福的,不管争吵与否,都远比外面的世界温暖的多。

别说,还真有些舍不得。




叶修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同时也舍弃了最后一丝犹豫和不舍。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在今后,他还要舍弃更多东西。

为了他的荣耀之路。

不管是嘉世还是兴欣,还有许多许多人,都在未来等着他。






tbc.

——————————————————————

今天的老叶还是没有离家出走orz

拖到现在我有罪【跪下】

求轻喷嗷......

评论(9)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