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曾经我也是个a(6)


——重度ooc,私设如山

——ABO设定

——这是一个A叶穿回过去分化成O的喜闻乐见【划掉】悲惨故事。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又水了一章...我的锅,我的锅QAQ





叶修看着眼前车水马龙的熟悉城市。

又回来了啊,H市。

叶修伸手拽了下他目前的全部家当——沉甸甸的藏青色背包的肩带,抬腿走进这个钢筋水泥的城市。

我回来了。




然后徒步在H市走了一个多小时的叶修终于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他,叶修,在h市生活了十余年的人。

迷路了。

一个城市十年的变化说不上大,但也不小,再加上长时间模糊不清的记忆,像叶修这种极少出门的人士,很快迷失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

叶修背着背包蹲在马路牙子上,这身影怎么看怎么落魄可怜。

"小朋友,你是遇上什么麻烦了吗?"路过的一个男人看到有点不忍心,轻拍叶修的肩膀询问道。

"......"

生理年龄十五,心理年龄近三十的叶修一点都不想承认这个小朋友是对他的称呼。

叶修选择了无视前三个字。

"是的叔叔,我迷路了。"出于小小的报复心理,叶修刻意加重了叔叔两个字。

大叔这才意识到这孩子用小朋友来称呼有些不合适,不自在的轻咳两声,改口问道:"小兄弟家在哪?我可以开车送你。"

"开车的话全程一千三百公里。"叶修淡淡的说。

"......"

大叔是个明眼人,背着这么大个包的人也就学生,旅客,离家出走这三种了,看叶修又不像个本地人,这个年龄家长多半不放心孩子自己出去乱跑,也就剩最后一种选项了。

大叔并不打算插手别人家的事。

能把一个孩子逼到离家出走,还一口气跑到其他城市,显然不是临时赌气的决定,不管是孩子自己的梦想还是家庭矛盾,做出这个决定的孩子自然有他的难处与原因,并不是他这个旁观者所能妄自评价的。

大叔蹲下身,同叶修一并坐在马路牙子上,摸着下巴上的胡茬子,笑得有点傻气。

"小兄弟,我呢,是个开网吧的,你要是没地方去的话来我这里打工当网管吧,工资月结,包吃包住。"

"......好啊。"




在这个日渐冰冷的物质世界,人情永远是那寒冬里的一缕暖阳。

希望这将是永不迷失的东西。




跟着大叔来到网吧,经过简单的介绍和讲解后,大叔将他带去了住宿的地方。

这家网吧并不大,相对的,员工宿舍也相对小一些,工资也偏低。整个宿舍间只有一张小床,一副桌椅,头顶一个吊扇。大叔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解释到:"我这网吧有点小,可能寒酸了点,如果实在勉强的话..."

叶修的穿着和背包都不是什么便宜牌子,大叔一眼就看出来这孩子家生活条件应该挺不错的,有些担心他能不能住的惯。

"没事没事,挺好的。"叶修摆摆手,认真的说。

大叔看他脸上的表情不像是敷衍,这才放下心来。笑呵呵的拍拍叶修的肩膀,说今天初来乍到,今天先给你放个假,明天开始接早班。




大叔正准备要走,突然想起来忘了问一很重要的事。

"那个,小兄弟,之前忘了问了,你的性别是?"

叶修身体微僵。

差点忘了这码事。

"......Omega。"

"哦,是O啊......等等,O?!"大叔吓了一跳。

这还真不能怪他,男性O实在是太少了,他这一辈子也就见过那么一两个Omega,今天路边顺手捡回来的一个叛逆孩子就是个稀有物种,以后还有运气摸装备吗。

等会跑题了,回归正题。

叶修其实并不在意自己是A还是O,他的目标始终不变,与他性别无关,再加上社会的进步,到这一代连以前的性别歧视都少了很多,就业方面AO基本待遇平等,是A是O并不会产生多大影响。

但网吧不一样。

网吧,酒吧等场所是比较抵制Omega就职的,毕竟这种场所对于O来说十分危险,工作中不慎散发出信息素的话十分容易使场面发生混乱,所以像这种场所招收员工以B为多。

大叔原先看这孩子挺不错的,心想着不是A也是个B吧,没想到是个O,这下可是犯了难。

大叔主要担心的并不是自己网吧出问题什么,而是怕这孩子不情愿。网吧对他来说可是个危险场所,来网吧的人男性为多,要是遇上找麻烦的人可咋整?未成年小O可是很脆弱的,就怕出个什么事......

大叔对叶修从下往上极快的扫视了一遍,看到面部时看到这孩子的眼神,张了张嘴,却又不好说些什么了。

叶修皮肤较为白净,一双匀称漂亮的手没有茧子,绝对没干过太多粗活,但整个人偏瘦,衣服号并不是完全合适,穿着有些皱皱巴巴的,显得人更加瘦小了。

这样的孩子看的大叔有些心疼。

像他在这个年龄的时候还和几个哥们一起拿着零花钱去游戏厅疯玩呢,这孩子才多大啊就一个人跑了出来,要不是他偶然路过,好心把人带来,这孩子是不是要露宿街头了?

此时的叶修也有些紧张。网吧的规矩他不是不知道,一不愿意收未成年,二不愿意收Omega,他一口气占了两样,这个大叔到底是老板,知道了这些还会愿意收他吗?

大叔沉默了阵,问道:"那个,小兄弟,你真的愿意来网吧工作吗?对于你来说可能有点危险。"

"愿意,网吧工作挺好的,正好我还喜欢打游戏。"叶修满不在乎的回答,并没有一秒的犹豫。

大叔有点不放心。"那你改晚上值班吧,人会少一些,应该会安全点。"

"好好好,大叔。"

"不许叫我大叔!对了,这个床可能很硬,我这里有多余的一床被褥......"

"停停停打住,真没事,公园长椅我都睡过了,这已经很不错了。"说着,叶修把大叔往外推。"大叔你就少操点心吧。"

"都说了别叫我大叔!我有那么老吗?"

"不老不老,就是长的有点着急了。"

"......"

这孩子真不可爱。

大叔,有点委屈,有点难过。

"对了对了,"大叔突然想起了什么,扒住门缝,冲里面说。"抽时间还是和家里人报个平安吧......我没老婆孩子,这些事我不太懂,但我想他们会着急的吧。"

"......知道了。"

大叔嘿嘿笑了下。"那我就不烦你了,好好休息哈。"说完顺手关上了门。

关上门的那一刻,两人在对方听不见的空间低声说。

"报平安吗......"

"连公园长椅都睡过吗......"

前者掏出了手机,看着通讯录沉思。

后者掏出了手机,订了一份较为丰盛的外卖。

"这孩子怪瘦的......正长身体的时候,买点好的补补吧。"




叶修低头看着刚打开的手机。

静音的手机通话记录中静静躺着几十条红色的未接来电,以及四十多条短信。

"哥,你竟然偷我行李自己跑了!坑弟啊!还有哥你在哪呢,没出事吧?给我个回复啊我绝对不告诉爸妈!"

"小修你在哪儿呢!没受伤吧!怎么不接妈妈电话!妈妈害怕,回来好不好......"

"哥你还活着吗?来个消息啊!咱妈都哭一天了!"

"臭儿子你有本事别回来!"

"小修别听你爸的短信,妈刚骂他了,乖宝听话,回来吧妈想你了。"

"哥,咱爸又被妈打出去了..."

"哥,我有点想你了。"

"小修,妈想你了,回来好不好..."

"臭小子,你敢不回来试试!你爸我刚闲的没事往卡里多打了点钱,别把自己饿死在外面!叶家的儿子可不能这么丢人。"

叶修读着一条条短信,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眼睛有点酸涩。

突然屏幕出现了一个来电,先前那个号码恰好再次打了过来,叶修看着联系人的备注,犹豫了阵,还是点下了接通按钮。

"小修...快回来好不好!妈妈好想你..."电话里的女人哭的泣不成声。

叶修鼻子有些发酸。

"小修,你现在在哪呢...有没有饿着?休息了没有?身上有钱吗?被人欺负了没......妈妈好担心,回来好不好啊..."原先清亮的女声从因长时间的哭泣而沙哑的嗓子发出,染上了悲痛,透露着悲伤与绝望。

无论是谁对谁错,当孩子背上行李转身离家出走的那一刻,身为母亲的她,已经输了。

叶修手抖得厉害,这个手机像是有千斤重,手一滑,险些掉到地上。

"不好意思...你打错了。"叶修努力控制情绪,用有些颤抖的声线说完这句话后迅速点了挂断,并且一口气点了关机。做完这一动作像是花光了他的全部力气,整个人像虚脱一般靠在墙上,再无力的顺着冰冷的墙壁滑下。

叶修把头埋进手臂,眼角的湿润被布料吸收,留下两个暗色的印子。

亲情这种东西啊......




过去的叶修离家出走时没有手机。

没有收到父母的电话和短信。

今天头次感受到自亲情带来的痛击,正中心脏。

这种心脏撕扯般的钝痛他一点都不想再体验了。

一点都不想...再次感受了。




可这种事......根本不是人自己能说了算的啊。






tbc.

————————————————————————

又水了一章...我的锅,我的锅【背锅跑】

今天的伞哥依旧没出场:)

争取下章让伞哥出场...不然剧情走太慢了...

不过下章更新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正在赶一堆贺文...争取这个月再更两章吧【误】

依旧,求轻喷w

评论(12)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