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华】在这段被剪下的时光

——ooc,ooc,ooc,重要的事说三遍!

——私设如山预警

——半夜一点随笔,时间短文笔渣且剧情毫无逻辑,天雷滚滚,慎入





“师弟,师兄我告诉你啊,武当是真的富。”云游归来的华山师兄说。

“诶诶?真的吗?”年纪尚幼的小师弟是华山的宝贝,华山女弟子们十分喜爱这可爱的孩子,此时他正扑在师兄身上,仰头睁大眼睛,眼睛亮亮的看着师兄。

饶是师兄这个男子也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别过脸去轻咳一声,说道:“那当然了,钱多到没处花的那种。我去武当金顶转了一圈,好家伙,建筑那叫一个华丽,啧啧,看着就老贵了。你师兄我看着挺不爽,作死跳到金顶上了,结果脚一滑——掉下来了。”

“师兄你没事吧!”

“掉下来的时候啊,刚好一武当道长路过,见我掉下来了,勉强接住了,不过差点砸断人胳膊。我本来还是心怀感激的,结果人表情都不赏我一个,说了句:注意安全,就走了!你说气不气人。”

“哈哈,师兄说的是。”

“继续说啊。后来我就缠上这家伙了,虽说他天天摆着张臭脸不知道给谁看,但怎么说该报恩还是得报。”

“对对!”

“他不乐意,我就天天烦他,什么在他旁边吹箫啊,什么给他讲新的画本啊,什么偷看他洗澡啊——咳咳,最后一个请忽略。总之,他被我烦的忍无可忍了。”

“哦哦,那他说什么了?”

“那天我跟他絮叨,说武当建筑好看,还比华山暖和,我都不想回去了——当然这是开玩笑呢。结果他说,你要是喜欢,那边留下好了。”

“我说,怎么,让我拜入武当?他说不是。我就问他,那我怎么留在这,报完恩我可要走了。”

“结果你猜怎么着?他说:既然那么想报恩,不如以身相许吧。”

“结果我还真答应了。因为我发现,我竟然为这一句话感到很高兴,这是我才发现我竟然喜欢上了这个扑克脸。是不是很惊讶,哈哈。”

“......哈哈,太惊讶了。”

“从那以后,我便回来了,而那家伙却开始来华山讨债——虽然只要我在他就没成功过,但我还是想给他两脚。”

“啊呀不对跑题了,回来回来,继续说武当有钱啊。”

“哦对了,说说武器。你看啊,咱华山武器呢,是一把剑,人家武当倒好,背一剑匣子,里面放五把剑——你看看,这可不是钱太多没处花买多了嘛。”

“...哇,好厉害的样子。”孩子到底还是单纯,并未多想其他,只是一味地崇拜。

“所以说嘛,武当不缺钱还闲的没事每个月总是来那么几天,比咱高师姐大姨妈来的还准时——唉这话可别让高师姐听了去啊——我看那武当就是闲的,华山这么冷还来闹腾,怕不是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我诅咒武当那帮道长们天天被剑匣夹头发!”

“哈哈,师兄你好坏。”小师弟干笑两声。

“不好了师兄!武当那个师兄又来了!”这时,师兄突然听到喊声,只得终止这个话题。

“我@&fj(*%那个闲的x疼的武当咋又来了!等着啊小师弟,我出去一下哈。”

“......好。”

起身夺门而出的师兄,没有注意到小师弟复杂的眼神。




“高师姐,师兄他什么时候才醒呀?”

“......小云乖,你师兄呢,在做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可是,掌门说他疯了。”

“......是的。”




门再次打开,本是冲出去的师兄以一种很古怪的姿势,仿佛倒带一般,退到原本坐着的椅子上,陷入最开始的沉睡。

“师姐,师兄他到底怎么了?这已经是第十四次了!”小师弟眼泪汪汪的看着她。

高亚男叹了口气。

“你师兄他,在做一个梦,一个美好的,无限循环的梦,梦的时间永远停留在他快乐的时间里。”

“——那个时候的他,还没见到那个华山门外天天来讨他债的武当师兄,和雪地里的一片殷红。”




第二天,金色的阳光照在华山终年不化的白雪上。

“师弟,师兄我告诉你啊,武当是真的富。”

“......诶诶?真的吗?”小师弟掩藏好眼底的悲伤情绪,像先前的十四次一样,回答道。

“那当然了,钱多到没处花的那种。我去武当金顶......”

师兄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像是想起了什么幸福的事。

在这段被剪下的时光里,他将会永远这样幸福。





fin.
—————————————————————————

最近沉迷楚留香......突然想尝试写写其他的。

半夜随笔毫无逻辑,头次尝试求轻喷qwq【顶锅跑】

部分梗来着游戏闲聊,比如夹头发...但如有雷同可以私信告诉我,我会进行更正的!谢谢w

评论(10)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