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曾经我也是个a(7)

——重度ooc,私设如山

——ABO设定

——这是一个A叶穿回过去分化成O的喜闻乐见【划掉】悲惨故事。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叶修在大叔开的小网吧工作大概有一个月了。

阳光慷慨的照在十分空旷的大街上,白晃晃的一片刺得人眼生疼,透过窗户玻璃看向外面,几乎不见几个行人——这种天气下还愿意出门真的是很有勇气。

叶修宅习惯了,倒也没觉得有些什么,继续干他自己的活做着小网管,休息时间玩点其他游戏,日子也就很快耗过去了。

直到某天他偶然的抬起头,看到窗外的绿色树叶从叶尖开始泛着黄,以极其缓慢的速度一点点扩散。

这才突然发现,时间差不多了。

"大叔,下个月我该走了。"叶修坐在吧台,眼睛死死盯着电脑屏幕帮人做着代练工作,对路过身边的老板大叔说道,语气就好像说"明天早饭想要豆浆油条"一样平淡。

大叔愣了下,半响后才反应过来,哦了一声也就没了下文。




大叔的网吧其实不缺人,原本就有足够的员工,因为临时加进来一个叶修,夜班工作多出一人只好由两人一起来,虽说两人一起工作会轻松不少,但相对的大叔身为老板为了公平起见,两人的薪水还是减少了很多。

原本的夜班人员小李是个好脾气,看叶修年纪不大也挺喜欢的,这事从来没说过,被问到也是笑呵呵的说工作轻松有什么不好,正好这段时间挺累的可以休息了。

小李和叶修关系向来不错,估计是俩人都喜欢打游戏的原因吧,大叔不止一次看到俩人上班时间挤一块打游戏玩的不亦乐乎,看到这样的两个小年轻大叔也就是笑了笑感慨一声年轻真好,然后等他俩打完一局后给俩人脑袋一人一下,揪着人回工作岗位。

大概是习惯了这样的日子,虽时间不长,却像一杯水加了少许蜂蜜,从比例来看并没有多明显,却每一口都有着淡淡的香甜,抚慰了寂寞的味蕾,饮下后唇齿留香。

当然,大叔完全没有挽留的意思。

真正想走的人怎么会挽留得住?不想离开的人又何必说这种话出口?

大叔只是在担心叶修离开他网吧又能去哪呢?他一半大孩子能去哪?又常常要花钱买抑制剂,这几个月给的钱够用吗?

脑袋里无法抑制的冒出来大量问题,大叔想问,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把这些话吞回肚子里。

"记得跟小李打个招呼...好歹同事一场。还有,走之前,就这个月底我带你下个馆子吧。"

最后,大叔这么说。




后来那几天发生了些什么,叶修记不清了。

只记得临走前的最后一天大叔带他到饭店里吃了顿好的,明明只有两个人,却愣是点了一桌子菜,结账的时候看都不看一眼那巨长的账单,大手一挥刷了卡,看的叶修以为这货什么时候中了彩票一夜暴富,想了想这大叔游戏氪金都抽不出ssr的运气,果断否决这一可能性。

吃饭的时候大叔喝了几瓶啤酒,不醉,但喝多了也是有些晕乎的。

酒后吐真言,喝了酒的人最容易多话,平常觉得矫情而不好意思说的话,被醉酒带来的混顿感完全不过脑子的一口气吐了个干净。

叶修在一旁默不作声的抿着杯中的橙子汁,全程听着大叔颠三倒四的絮絮叨叨。

断断续续说了大半个小时,中心无非是那来回重复的几句话。

"外面世道很危险...没那么多好人,自己在外面注意点安全..."

"嗯。"

"提防着点陌生的Alpha...保护好自己。"

"嗯。"

"要是出什么事了,缺钱了,受欺负了,待不下去了...就来找大叔...怎么也是相识一场,大叔我一定帮你..."

"......嗯。"

叶修垂下眸子,面对毫不掩饰着关心的话语淡淡的回应着。

不是他冷漠无情,而是因为这仅仅相识几个月的人的关心太过赤诚,不掺杂任何虚情假意,让曾经在人情逐渐冷淡的世界和残酷舆论中长时间漂泊的他感到措手不及,又怕一不小心惊醒这美好到仿佛虚无的梦,只得故作镇定用嗯小心翼翼的应答。

曾经的叶修在舆论中不断变化风向撕扯着,体验了太久物质与寒冷的世界到麻木,以至于差点忘了,有句老话叫人间自有真情在。




说实话,仅仅相识短短几个月分别就这般模样,且两人年龄差距足足有一轮多的情况下,这故事听起来确实有些虚情假意夸大其词的意味,让人保持怀疑态度。

但大叔也是孤单久了。

作为一个三十有四的Beta,相貌平平身材也不出挑的他简直是人群中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一个人,老婆孩子就更别说了,至今连个对象都没有。

虽说是个网吧老板,但在当今电脑价格越来越便宜和普及的趋势下,来网吧的人越来越少,一家小小的网吧并不怎么赚钱,像他这种路边捡个小孩回来给安排工作食宿发工资,又各种理由给急缺钱的员工发放数额不低的奖金,这种挥霍方法完全可以说是不打算为娶媳妇做准备了。

用大叔的话来说就是,自己一把年纪就别祸害人家年轻人了,活的自由点快活点,多混几个兄弟朋友就好了。

人这一生,不长。地球上几乎每几秒就会有一个人死亡,谁能保证下一个不是自己,活这么累干嘛?

勾心斗角、精打细算,何苦来着?

而很幸运的,他做到了,活成了自己所希望的样子。

更幸运的是,有人会由衷的为这样的人而感谢。




信任这东西,是相互的。

一个下巴有些胡子拉碴笑起来有些傻气的大叔,遇上了一个离家出走的落魄少年。

大叔伸出了手。

"你要是没处去了,就来我这里吧。"

在这个动荡不安处处危险,连法律的威慑都被一些大胆人士无视的社会,一个陌生男人说要带你走,你会是什么选择呢?

大部分人都会选择拒绝吧。

他说。

"好。"

有时候,信任这东西稍微慷慨一点也没什么不好。

也许你会遇上一个好人。

温柔的人,可是会相互吸引的。




回去的路上,个子还不算多高的叶修,扶着喝的有些迷糊的大叔在大晚上压马路醒醒酒。

"对了大叔,方便的话能告诉我这附近的网吧地址吗?"

"可以是可以,这片网吧倒也不多......但你要这个做什么?"

"我要找一个人。"





——次日。


盛夏的午后,烈日炎炎,空气中热气氤氲。

苏沐橙沿着空寂的街道走着,来到了一家网吧,轻轻推开门走进去,先是被迎面而来的微凉气浪舒适的长舒了一口气,紧接着又被网吧内一浪高过一浪的喧闹声吸引了注意力。

这是怎么了?

苏沐橙好奇的向着声源处张望。

网管看到她,乐呵呵的打了个招呼:"小沐橙来啦?"

"嗯,崔哥。"苏沐橙也礼貌的和对方招呼了一声。

"又来给你哥哥送饭呀!"崔哥看到了苏沐橙手里提着的保温饭盒,对这一幕已经是十分熟悉了。

"是呀,他在哪里?"

"就在那边。"崔哥指了指那片最热闹的区域,也就是喧闹的声源处。"不过,他今天可能会有些吃不下去。"

"怎么?"

"他遇到对手了。"崔哥笑着说。

对手?

苏沐橙十分惊讶。

虽然她不太懂哥哥天天在电脑上折腾的那些游戏是怎么回事,但她能感觉到,她哥哥玩游戏是非常厉害的,极少会有输的时候。

苏沐橙人小个子矮,看着眼前高高的人墙只能踮着脚尖努力去瞪大眼睛寻找自家哥哥的身影,却失败了,只听得这些人大呼小叫,一会惋惜,一会惊讶,一会又爆发出激动的叫好声,完全看不到情况的苏沐橙一头雾水,只能干着急。

"苏沐秋你今天不行嘛!"突然有人喊了一嗓子。

不行?

苏沐橙心下更是惊讶:竟然不只是不相上下,而是一个哥哥无法战胜的对手吗?

苏沐橙更是好奇了,奋力朝着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堆里挤着。有网吧的常客看到苏沐橙,纷纷向两侧避开一条道路,让她过去。大家都很喜欢这个漂亮的小姑娘。




终于挤进来的苏沐橙擦了把额头上的潮湿水汽。

能赢她哥哥的人是怎样的人呢?

苏沐橙好奇的看向对面藏在显示器后一颗毛茸茸的脑袋。

像是刚好打完了一场,人群突然爆发出了一声极大的喝彩,在一片嘈杂喧闹中,她看见那人伸了个懒腰,十分漂亮的两只手握成拳向上伸展。

不知是不是感受到了她的目光,那人从显示屏后抬起头,一眼便看到了她。

苏沐橙没由来的感觉到一种亲切。

就好像,他们认识并且互相陪伴走了很久很久。






tbc.
——————————————————————

久等了!我来填坑了!

开学长弧,更新拖延orz但大概是不会坑掉的,嗯。

沐橙伞哥终于出来了!竟然被我拖到现在,我有罪【顶锅跑】

求轻喷嗷w

评论(19)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