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华】假善

——ooc与私设并存

——一发完小短篇,华山男弟子视角

——大概也许可能是一把假糖...慎入





我从来没想过会被同门师姐问到这个问题。

我不太清楚师姐问及此题的原因,或许突发奇想,又或许只是因为闲的无聊,不然怎会向我问关于同性道侣的故事。

在门派中我自认为隐藏的天衣无缝,所以当我被问及这种问题时,一瞬间暴露的错觉使我难免怔了一下,在师姐期待与...八卦的目光中,缓缓吐出一个字。

"有。"

师姐的眼睛瞬间就亮了,我仿佛看到了她眼中有一团小小的火焰火焰。这或许就是那些女弟子们所常说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吧"。

"说说看说说看!"师姐的语气有着难以掩饰的激动,看的我浑身一个激灵。

请问,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看着师姐期待的眼神,我十分确定师姐并不知道这件事。

"...当真想听?"

"嗯嗯嗯!"

"这个故事有点长,我长话短说了哈。"

"嗯嗯嗯!没事,不介意!"师姐连忙摆手,示意我继续。

"我喜欢一个人。"

……

……

……

"没了?"

"嗯,没了。"我摊摊手。

"这么短!?忽悠谁呢!"师姐猛的站起来,一时没控制住音量,向我大声说到。

我笑了笑,感到有点疲惫。

这一句话多包涵的故事,可一点都不短啊。

我故作轻松的对师姐笑笑,开玩笑说:"对呀,就忽悠你啊。"

"......"

"师姐冷静!我我我开玩笑的!我好好说,好好说!"

眼看师姐要赏我个快雪时晴,我急忙闪开,不住安抚师姐快速解释道。

师姐一手扶在剑鞘上,冲我露出一个冷冷的微笑。

"好好说。"

"好好好!师姐咱把剑放下说话!"




"我吧,喜欢上了一个武当。"

师姐难得一愣。

我无所谓的笑了笑,继续开始讲我的小故事。

"是,武当和华山关系一向不太合,但他不太一样。"

"我和他,是在一个小酒馆认识的。当时我刚下山,带的那点盘缠没多久就被我花了个干净,我想这哪行啊,饿着肚子怎么行侠仗义。"

"然后金主就来了。"

"看他也是刚下山的样子,但无论是服饰还是其他什么,和那时候的我简直是天差地别,我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看着他那张冷漠的脸以为他会是个多善良的人,就颠颠的过去了。"

"我说,嘿,老兄,能给借点钱不。"

"噗。"师姐没忍住笑出了声。

"不好意思没忍住。"看到我有些哀怨的目光,师姐连忙止住笑。

"我说,你们的初见就是这样...?"这样没情调?

我认真的点了点头。

见师姐一脸的欲言又止,我继续说下去。"他倒也不计较,还是板着张脸,冷冷甩我一个钱袋字,便继续走他的路。"

"我那时候也有点倔,便追上去,问:你叫什么名字,我好还钱给你啊。"

"结果他头也不回的淡淡说了句,不用还了。便不再理我。"

"诶呦那时候可把我气坏了,也就不着急还他钱,每天还一点点,然后以没还清为理由天天跟着他,一开始他还挺烦的,后来大概是习惯了,也就不再管我了。"

"刚开始我们的关系还是蛮僵硬的,毕竟武当华山的恩恩怨怨不是一天两天的,相信他下山时一些师兄也嘱咐过他,不要搭理华山的人啊一类的话。"

"我经常找话题和他聊聊,虽然他大多只会出于礼貌的回应两声嗯,但我却感到很高兴。"

"大概这就是开始吧。"




突然发现师姐许久没出声,我不由得顿了顿,转头看向了她,却看到了她还未及时收起的复杂眼神。

我愣住了。

这个眼神,太熟悉了。

有犹豫,有哀怨,有悲伤,有决然,有向往,以及......不知对谁的倾慕,和曾经那段时间中的我的眼神,太像了。

我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又不好开口,呆愣的样子应该蛮可笑的。

大概是为了掩饰什么,师姐迅速调整完后岔开了话题,笑得毫无破绽的主动对我说:"抱歉走了下神,因为你的神情太熟悉了。"

"我?"

"对的,就是那种...额,有些无法形容,我只能把它称作'说及喜欢的人'的表情。"

我不由得伸手摸了下自己的脸,想知道那到底应该是怎么样的表情。

我想,应该是很温暖的吧。




不得不承认,师姐隐藏的很好,要不是她微微发呆时的眼神和那一句大概是无意中说出的"熟悉",我大概会认为师姐真的是来闲来无聊单纯八卦的。

我想我大概是知道师姐突然来询问我这种故事的原因了。

清清嗓子,我继续讲述我的故事。

“我下山以后的时间基本上都在他身边赖着了,有事没事的烦烦他,每次看到他明明心里嫌弃却因为礼貌教养表面上不动声色的隐忍,都感到十分有趣,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玩的人,哈哈。”想起那时道长的表情,我还是有些想笑。

“也不知我是烦了他多久,最后他终于妥协了,和我互换了名字,一路同行,倒是成了不错的朋友。”

“我本是没有注意到自己心境变化的,也没有想着改变点什么,早被告知名字时那一瞬的雀跃与欣喜权当是友情。”

“后来一天天过去了,我感到了自己对他的感情并不一样,而这时,我欠的钱也还的差不多了。”

“我快没有理由赖在他身边了。”




“……”

“后来呢后来呢!”

我看着师妹有些紧张的神情,叹了口气。

师妹现在需要的,是希望,即使这条路并不好走。

人,终究是喜欢大团圆的美好结局。




“后来啊,我拎着最后欠的一点银两,站在他面前,说。”

“道长,这钱我不想还了,能欠一辈子吗?下辈子再还。哦当时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紧张的要死。”

“没想到道长说,行,记得下辈子你也要归我,华山穷鬼。”

“然后嘛...就没有然后啦。”

我歪头笑笑,结束了这个故事。

“所以,师姐要是有喜欢的人,就去告诉她吧。”

突然被戳破了心事,师姐一时有些慌张,我忍笑补充了下半句。

“是个很可爱的姑娘吧。”

不然怎么会来询问这种故事。

大概是听出我这是陈述句并非疑问句,师姐干脆大大方方的承认了,白净的脸上带起点点绯色。

难得见到豪爽的师姐有如此可爱的一面,我也是心情大好,笑着提醒了声:“还不快去?”

师姐双手捂住有些发烫的脸颊,向我点点头,急匆匆的跑开了。




见人走远,我渐渐隐去脸上的笑意,换上最真实的表情。

胸口心脏的位置在隐隐犯痛,是因为求不得吗?

其实那故事这些后半部分都是我编的,我只是很喜欢他而已。

要是他也喜欢我该多好。

我不敢告诉他,也不打算告诉他,所以很自私的,我希望师姐她至少能做到比我勇敢。

即使这个善良建立在虚假之上。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fin.
——————————————————————

马上5.20了我在这里发刀子是不是不大好【小声bb】

不管了,反正我有道长了哼哼

评论(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