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双叶】信仰与喜欢

——人物属于虫爹

——ooc属于我

——第一次写文,写的不好请见谅

——主双叶





苏黎世的早晨,阳光明媚,一片美好景象,连空气都透露着安静平和的气息。

好吧,可能不安静。

"老叶老叶老叶我跟你说啊本剑圣昨天是不是可帅了有没有被本剑圣给迷住啊,没事想说本剑圣帅就大声说出来我是不会笑你的,就算你说想嫁我也......"

面对黄少天的长篇大论,叶修揉着饱受摧残的耳朵,微微皱眉地说道:"黄烦烦你够了,安静点。"

叶修打断了黄少天喋喋不休的嘴,修长的手指打开烟盒,抽出一条烟夹在指间,熟练的点火,深吸一口烟,吐出白色烟雾,动作一气呵成,全然不在意身旁人看向自己的眼神。

在黄少天眼中,这一连串动作成了慢镜头,手指的弯曲弧度,熟练的动作,微张的薄唇,以及这个温柔的美好的人,让他的心脏漏了一拍。




"叶修,不准吸烟。"偶然经过的张新杰看到这一幕,习惯性的推了下眼镜,打断了沉浸在自己世界的二人。

黄少天一惊,随即用语言掩饰起了他的失神:"就是啊老叶老叶你怎么能又吸烟呢,说了吸烟有害健康你有这吸烟的时间怎么不跟我来pkpkpkpk......"

叶修正打算开个嘲讽打断黄少天的嘴时,被兜里的手机铃打断了所有行动。

黄少天被吓了一跳,但嘴依旧不停:"老叶你什么时候买的手机怎么不告诉我们,你太不够义气了还当不当我是兄弟了,我们现在可是队友啊队友爱呢爱呢爱呢!"

叶修果断无视后半的废话,解释道:"这手机是我弟硬塞给我的。"说完撇了眼手机,继续说:"我弟给我打电话,我出去接下电话再回来。"便头也不回的走开。

感到被抛弃的黄少天万分委屈,但他不说。

毕竟这里是情敌四伏的国家队,有这功夫他更愿意去怼那些心脏。




国家队里啊,有那么一群人。

他们早就把叶修当成了一种信仰,但时间把信仰变成了喜欢。谁都默契的没有捅破这层纸,以朋友的名义围着叶修转。

现在,他们将要面临一场战争。




接完电话的叶修一脸无奈,无视想要扑到自己身上的怨夫少天,独自一人出了门。

电话内容,无非是叶秋刚好来苏黎世出差,现在没事干想来探望下自己混账哥哥,但进不了大门,便叫叶修来接应,把人领走。

恩,来苏黎世出差,是偶然,刚巧手头没工作,偶然的想起了混账哥哥在苏黎世,来看哥哥只是顺便而已。

谁信呐!

叶修信了。

看到门口一身西装的叶秋,叶修这个好兄长依旧不忘调侃自家弟弟,嘴角微微上扬,说道:"呦叶总来啦,怎么不提前通知一声,我好去迎接啊。今天怎么搞突袭啊?"

叶秋撇他一眼,总裁的修养让他直接略过的没意义的部分,直接打了一记直球:"想你了就来看看,不行么。"

叶修被这直白的话吓了一跳,却没有往那方面想,以平常的心态,嬉皮笑脸的应答:"怎么不行,笨蛋弟弟要来可不敢拦啊。突然来看我,是不是抱着其他坏念头来的?"说完便把胳膊挂在了叶秋脖子上,每个正经。

叶秋有一瞬间被惊到,偏头看向叶修,盯着哥哥带着笑意的眼眸,语气里有了一丝慌乱。

叶秋犹豫着说道:"哥,其实我......"喜欢你。

后半句终究是没能说出口,理智告诉他这不是一个合适的时机,天时地利人和他一样不占,最后只能把喜欢你三个字吞进肚里子。

最后换成了另外五个字"就是想你了。"

终是没有捅破最后一层纸。




叶秋明白,叶修最不忍心拒绝的是他,但最不可能在一起的,也是他。

他们是乱伦,世俗不会允许,旁人根深蒂固的思想会使他们成为千夫所指,如果在一起,他们不会拥有他们所想要的安宁的日子。

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个这个说话能气人半死的家伙呢?

叶秋失神,想到,也许是哪个时候吧。




在十二岁,叶秋还只是个懵懵懂懂的白纸时,叶修就已经活成了一个小人精,在严格的家庭教育环境下,欺负软萌弟弟是他能接触到的最大乐趣——当然,那时候他没玩过荣耀。

叶秋比人精哥哥单纯太多,把一切都想的太简单了。那年,家庭教师曾向叶家兄弟提出过一个问题:

"如果你们的父亲要求你们必须过着三点一线的严格生活,学习,最后继承公司的话,你们会怎么做。"

叶秋在长期的"父母之言即为命"的教育下,不曾思考就回答道:"爸爸说的我都会去做。"

而人精叶修看了眼不争气的弟弟,说出了与他年龄不符的话:"我会逃出去的。"

"那样的日子是痛苦的,既然活着的每一天都成了煎熬,那我何苦活着。"

叶秋记得,说话时哥哥的眼神锋利,闪亮,刺痛了他的眼睛。尽管家庭教师在说着哥哥是个不争气的孩子,但叶秋觉得,叶修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有成就的人。

那时,一颗小小的种子,在他心里一点点生根发芽,带着异样的情绪。

所以叶修偷走他行李离家出走他并不是特别惊讶,因为他足够了解,叶家对长子的规划路线不适合叶修的性格。

喜欢自由的马,不会等缰绳套到它的脖子上才开始逃跑。

但这并不意味着叶秋不会对他离家出走的行为感到气愤。

心里的种子慢慢长大,没了那个陪伴他,保护他的人,让叶秋感到不安。那时叶秋才发现,自己早就把叶修当成了目标,想要去追逐的目标。

但长时间的思念,也让叶秋不得不面对自己喜欢上了自己的孪生哥哥这一事实。他开始在空闲时间发呆,晚上望着可能两个人在同时注视的夜空,等自家混账哥哥回家。

这个小期待还是落空了,身为双生子,却错过了彼此的十余年。

长大后,叶秋这张白纸上,黑色的硬朗字迹是他的家庭给他规划的未来,而白纸上一些不规则的线条,布满整张白纸,成了白纸上最美的图画,最耀眼的色彩。

原来,那颗种子带来的情绪,叫信仰。

后来啊,信仰变了味,信仰成了喜欢,在叶修不在的时间了,叶秋学会了隐藏这种感情,隐藏的太久,久到已经成了习惯,以至于喜欢的人回到了自己身边却不敢说出口。

不敢,是怕听到的答案让自己肝肠寸断,连现在的关系都保不住。

这也是那些家伙为什么这么多年还没告白的原因。




叶秋也想过,就这样,也好。

个屁哦

叶氏冷漠。




每个总裁周围多少都会有些妖艳货,然后总裁被一朵清纯不做作小白花吸引。叶总裁也一样,但那帮妖艳货看上了他的小白花,混账哥哥叶修。

叶秋:呵呵。

所以世邀赛期间,以出差为由实则想攻略哥哥的兄控叶秋叶总裁,突袭国家队,对妖艳货们露出了叶氏嘲讽。

同时,凭借第六感意识到小舅子也是情敌的国家队,一边羡慕领队对小舅子的差别待遇,一边暗搓搓开启修罗场。

战争,才刚刚开始。

各位的追妻之路,还很长呢。





————————————————————————
第一次写文,写的不好请见谅啊。
求轻喷qwq

评论(5)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