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漫长等待

——ooc注意

——文笔渣注意

——第一人称注意

大概是be三十题第二十题的后续吧

尽量不虐




我叫摆渡人,是一个摆渡人。

工作就是每天在三途河上把有船费的亡魂接接送送。

相当无聊的一个工作,对我而言和人间一些景点的竹筏摆渡人没什么区别。

但我发现了一个很独特的亡魂。

上我的船是要收费的,所以我一直以为他是那群穷鬼里的一员。

但这个年轻的小子从来就没露出过想上船的意思,总是站在离"人"群远一些的地方,发生什么都波澜不惊的眼眸告诉我他在等待什么。

反正我也无聊,多次搭话后倒也熟识了。他是一个很好交流的人,这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

我问他:"你为什么不上船。"

他两手一摊,语气很是轻松,还我俩字:"没钱。"

这一瞬间我觉得他是故意的。

但他又补了一句:"他们真有这钱,我更愿意把钱留给他们让他们过的好一点。"

我分明看出了他眼中的苦涩与无奈。




三年过去了,他还在那里。

我有点不忍心了,对他说:"没钱也没事,上来吧。"

他微笑着向我摇了摇头,又还我俩字:"等人。"

被好奇心驱使的我问道:"谁?"

他眼中出现了我从未见过的神采,我想,这可能是传说中的"幸福"。

他不告诉我名字,只对我说:"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和我的妹妹。"

他是个很好很温柔的人。这是我对他的第二印象。




从此以后,我每天的日常是,摆渡送人,和他聊天。

还有一年喊一次的是否上船。

他每次都是微笑的摇头。

就这样过去了十余年,他也在三途河畔等了十余年。

我不禁羡慕起来,被等待的人一定是个很好的人吧。

他是个非常有耐心而且有执念的人。这是我对他的第三印象。




我以为我会一直这样下去,直到几十年后他等到那两个人。

然后我就被打脸了。




那一天,我正在进行我的日常工作,摆渡。突然,"人"群里爆发出一声惊呼。

"我的天这不是叶神吗!"

"叶神?!在哪在哪?!"

当时我就吓懵逼了,船上刚上去的一个年轻女士当时就转身,大喊一声:"叶神是我的!!"就下了船,也不管是不是刚刚交了钱。

"啊啊啊真的是叶神啊!"

"叶神看我看我!"

"啊啊啊生前没看到活叶神死后看到了我还算不算死而无憾了啊啊啊!"

"叶神看我了啊啊我要跳河冷静一下!"

"喂你冷静啊这是三途河啊!"

现场真的一团糟,而我在风中凌乱。

我是谁?我在哪?我应该做什么?

终于回过神的我,向一团糟的人群喊道:"喂,有上船的吗。"

那一团安静了一下,也就安静了一下,便又炸了。

"叶神要渡河吗我可以出钱!"

"我我我出双倍!"

"你们太小气了我出十倍!"

"叶神要不我跳河你踩着我过去吧!"

"冷静啊三途河没浮力啊!"

又是一团糟。

这是个到哪里都可以引发战争的人。这是我对那个被叫叶神的人的第一印象。

然后我看到那个等待了十余年的亡魂,挤到人群中,拽上那个被叫叶神的人就走。

那个被叫叶神的一边被拖走一边冲人群喊道:"谢了哈,但我不过河,别凑船费了。"

然后便不再理会那群疯了一样的人,回头向那个亡魂说:"嘿,想我了吗。"

语气很欠揍,透露着嘲讽的气息。这是我对被叫叶神的人的第二印象。

那亡魂也是习惯了,没好气的说:"想了。"

看来那个被叫叶神的家伙是那亡魂等待的人之一了。

他一定是个幸福的人,有人愿意等他十余年。这是我对被叫叶神的家伙的第三印象。




我明白那个亡魂的心情。

虽然是期待他的到来,但又很纠结的,不希望他来。比起他来陪自己,更希望他能活的久一点,再久一点。

死人自然是知道人间有多么美好。

看那人年不过三十的样子,自然不是寿终正寝。

但人都来了,还有什么办法?

唯有叹息人不知珍惜生命。

向他们喊了句:"上船吗。"

这次是两个人微笑摇头。

"不了,还有一个人没来。"




从此以后,三途河畔有两个亡魂,等待着最后一人的到来。

而我,也改变了日常。现在我的日常是,摆渡送人,和两个亡魂聊天,拦住疯狂的粉丝。

还有,每年一次的一句:"上船吗。"

两个人微笑摇头。




————————————————————————
依旧求轻喷qwq
第一次写第一人称的,写的不好请见谅QAQ

虽然没有喻队生贺,还是写一句,喻队生快哦。

评论(7)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