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华】固执一生的守候

——依旧满满的ooc与私设

——大概是一发完短篇,武华武无差

——由,真人真事改编...慎入






很早前,华山师兄就开始攒银子了。

若要问具体多早,则是在那些地产商们踩着桌子挥舞着地契满世界吆喝开始。

大概是因为最近的行为太过明显,华山师兄毫不意外的被师姐喊来询问。

师姐拔剑对着他比划两下,笑着威胁道:“老实交代,钱都哪去了?是不是看上哪家姑娘了?”

他摇摇头,稍稍挪后一步,开口:

“师姐,我要买宅邸。”

一句话,成功吓得师姐木剑“啪”的掉在了地上。

华山派的贫穷可谓是天下皆知,就连门派校服都透露着一股子为门派省布料的气息,每每降雪时可怜的华山弟子们便会在冰天雪地瑟瑟发抖,更有甚者,在探访齐师兄时冻晕在师兄面前,这“本门弟子冻晕在门派”的消息传到江湖上,昔日的第一门派落得这副模样,引人唏嘘。

而和武当门派比起,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差距。

几乎每一个华山弟子都或多或少的欠着武当的债,一方面是因为武当弟子教养极高,对于耍赖不还钱的华山弟子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无论是大毛领的校服,还是贵重的剑匣子和里面满满的五把剑,都向世界透露着“有钱”的信息。

在这两个极端的强烈对比之下,可以说,整个华山门派的所有弟子都被毫不留情的打上了“贫穷”的标签。

而对于恨不得把一身正气寒气都论斤卖掉的华山弟子,宅邸这种银两绝对不会下四位数的奢侈品,根本都不在考虑范围内。

师姐呆愣过后发现了自己的失态,蹲下身去重新把剑捡起,低头擦拭着木剑方才粘上的灰尘,两人谁也没出声。

“已经决定了?”

师姐问道,却没有抬头。

“嗯。”

明知师姐没有看向自己,华山师兄依旧是重重点了下头。

师姐终于把剑收起,仰头叹了口气。

“你小子啊....罢了。”

师姐甩过去一个钱袋子,毫不留情的砸在他脸上。

“给,以前坑你的酒钱。还有小子你记住,有什么事有师姐给你撑腰。”

华山师兄揉揉被钱袋子砸到的脸,笑得见牙不见眼。




…………

“江湖之大,何处是我家呢.......”

华山斜靠在一旁的树干上,双手枕于脑后,看向另一边站的笔直的武当。

“道长道长,听说过不了多久会来一伙商人来卖地契诶。”

“嗯,那又如何?”武当勾唇浅笑,偏头看向华山。

武当自然是明白华山的意思,只不过是想听他亲口所提而已。

“嘿嘿,你我在这江湖之上,成个家可好?”

华山依旧这副不正经的样子,轻佻的语气。

“好,都依你。”

武当抬手揉把华山发顶。

午时的阳光正好,阳光穿过枝叶间隙,在两人身上撒下细碎光斑。

…………





华山睁开眼,听着窗外淅沥沥的雨声,看着天花板发起了愣。

啊,果然又是梦吗。

华山抬手揉揉自己发顶,就像那人梦里那样,就像从前那样。

房子有些大,简简单单几样家具对于整个家太过空旷冷清,让华山感到了一些不安。

华山攥紧被角,力道之大到指尖泛白,却是再也睡不着了。

曾说好的一起成个家,房我已买好,你又在哪呢?




回忆是种很美好的东西,像满天飞舞的泡沫,又一触即散。

留下的是摆在你面前残忍到不近人情的现实。




也不知过了多久,薄薄的窗户纸终于透进来一股暖色。

天亮了。

又是一夜未眠的华山简单洗漱后拎上一壶酒,离开了房子,向一条山间小道走去。

是的,这样的宅邸,他只能称之为房子,而并非是家。

昨夜刚下过雨的地面有些泥泞,星星点点的泥水溅落在鞋面上,衣摆上,在干净的布料上有些显眼的过分。

最终,他走到了目标面前。

华山寻了块干燥的地面坐下,把酒放在一边,单手托腮看似笑得漫不经心,眼底却是一片悲戚。

“喂,我来看你啦。”

没有任何回应,也不可能有回应。

“那天明明说好的,以后的房子钱你出家具钱我出,怎么第二天就跑了?害得我一个人出了所有,差点被师姐训。”

华山絮絮叨叨的抱怨着。

“虽说以前也一直是我喝酒你买单吧,但房子这么贵的东西根本没法比嘛对不对,那这回算不算你欠了我钱?”

华山拿过旁边的一壶酒,掏出两个小碗,一边倒酒嘴也不停。

“这回的酒不如之前的,你大概不爱喝,没办法,收拾好房子我浑身上下没几个铜板了,凑活一下呗。”

华山举起其中一小碗,仰头一饮而尽。

随后,他看着原封不动的另一碗酒,也不知是想起了什么,傻乎乎的呆在了那里。

“.......所以,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华山举起另一碗酒,倾斜着,看着它一点点流尽,洒在下方的泥土里。




之后的华山,像是突然丧失了语言能力,一言不发的一碗接一碗给自己灌酒,一壶酒很快就见了底。

或许是喝多了的缘故,华山的眼眶发红,见酒没了便把空酒壶往旁边一甩,也不管是碎了还是滚到了哪里,死死瞪着眼前的墓碑,似乎是想从里面盯出个活人来。

但华山也是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那墓碑便是华山做的,里面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那日他同往常一样去武当找他,却听到了这世上最可怕的消息。

据他的师兄弟所言,他是不知道被什么人带走了,或许是仇家,或许是亲属,事发太过突然导致他什么也没留下,从此便人间蒸发,仿佛世间从来不存在这个人一般,就连掌门也是束手无策。

所有人都在劝华山忘了他,不要等了,他回不来了。

但华山不信,也不服气。

大概是因为有些醉了,再加上酒壮人胆,华山终于是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手指着这块墓碑,红着眼睛大骂起来:“妈的你个混蛋,丢下老子一个人!老子死也不会原谅你!”

“这仇老子要记一辈子了,我就等着了,等你这个混蛋回来!”

喊完这些,华山像是突然抽光了所有力气,跌坐下来,抱紧了眼前的冰冷石碑。

“我记住你了...我就等着....”

等你回来了,我定要你把先前的缺失千倍百倍的弥补。






*关于墓碑:虽然失踪不见得是死亡,但在某人心里,他已经化作过去,另一种意义上的“死”了。

————————————————————————
我说不上来写下本篇的我是何种心情

算啦,有些事说出来,终究只是感动了自己

而我...就这样吧

本篇,由真人真事改编。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