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老天总是喜欢给我开玩笑


ooc,ooc,ooc,性转慎入

原著向,时间线-世邀赛结束后

@う不见长安丶 的点文,请认领w







美好春季的早晨,叶修在这个温和的季节感到了来自世界的深深恶意。

叶不羞头一回开始了三省吾身:昨天我干什么了?抢其他战队boss了?欺负战队新人了?打荣耀又开嘲讽了?

都得到肯定的答案后,叶修也不再纠结,转而开始思考自己的未来道路。

叶修感觉自己嘲讽到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才会有这么狗血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鬼知道他醒来后打算起身结果胳膊压到自己头发上是多么惊悚的感觉。

挣扎着坐起来,压到头发的痛直接告诉他这绝对不是梦这么简单的事,教科书的脑袋当机了足足一分钟才接受现实。

双手在身上摸索,打算确认自己的变化,很快便发现一个更残酷的事实,对比起来头发一夜之间变长好多什么的简直就是肖时钦,啊呸,小事情。

胸前多了两团本不该出现在他身上的东西,有些呆愣的伸手揉了两下......恩,两个软软的肉团,手感不错。

个鬼啊。

这玩意他不需要啊!

不愿相信这是事实的叶修伸手摸向自己裆部,然而上帝收回了他的腿间二两肉。

叶修已经不需要去照镜子验证了,他已经确定了他一觉醒来成为妹子的事实。

还不是普通的妹子,还是个D杯的妹子。

虽然叶修表示他愿意把这两个肉球换成他腿间二两肉,但老天表示:做梦。

叶修:呵呵。

叶修:我有句妈卖批不知当不当讲。




可惜还不等叶修亲切的问候一下老天爷,他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他自己是不在意性别问题,顶多上厕所不方便,但是吧......

先不说笨蛋弟弟会有什么反应,自家老妈有个奇怪的爱好,如果老妈发现自己成了女儿身的话......

不敢想象也不用想象就知道自己会怎么个死法。

果然还是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

于是乎,一把年纪的妹子修,留下了一封气死人的"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的纸条,又玩了一次离家出走。和曾经唯一的区别就是,这次他带了身份证。

虽然就算有身份证也不能用。




本来打算去往兴欣的叶修想到了没下限的几位猛地打了个哆嗦,没由来的感到了一丝丝恐惧,成为女人后的第六感告诉他如果去了兴欣他会很那帮没下限的折腾的很惨果断让他放弃了去兴欣的想法。

然后本着"哥人缘好哥的朋友遍天下"的心理随意的晃荡。

结果就晃荡到了Q市。

......我现在走还来得及么?哥的仇人遍Q市。

而且叶修连口罩都没戴,直接在这片仇人聚集地死无全尸都有可能啊。

叶修嘴角微抽,感慨着人老了脑子不够用了转身就走。

没走两步又停下了。

叶修怀疑他长了一个假脑子,就他这样谁会信他是叶修啊。霸图粉是把叶修恨到化成灰都认识,可没人脑子瓦特到会把一个妹子当成叶修,即使他们长的很像也会被当做偶然,起码不会扔矿泉水什么的。

毕竟他们的脑子是正常的。




想通了的叶修敲了敲自从起床后就一直不太灵活频频短路的脑袋,开始漫无目的的乱逛。

一路上倒是受到了长时间的注目礼,几乎一路没断过。

只得感慨仇恨的力量无限大霸图粉这样都能起疑心也是厉害了。

长时间被人盯着饶是叶修也有些不自在,脸皮再厚也有些受不了这万人瞩目的感觉,而且受人关注的原因还不太好。

有种感觉一旦被确认身份就会被乱棍打死的错觉。

思考了一下被发现的可能性,打了个寒颤,觉得还是活下去的好,果断和霸图粉们玩起战术,各种神奇的走位都出现在这里,就差遮影步了。

可叶修不小心忘记了自己战五渣的体质,变成女生后成功进化为战五渣都不如的体质。

最后的画面就是:一个女人甩着头发用不忍直视的速度慢跑,一群汉子在后面慢慢走着,用散步的速度和态度,还没被那女人甩开多远。

画面非常的......和谐。




如果这个故事只是在讲叶修与霸图粉的放羊故事的话,就太欺负叶修了。

怎么说都让人家性转了,让他稍微幸运点补偿一下让故事继续发展下去才更有趣不是吗。

嘿嘿嘿~




叶修在七拐八拐后成功甩开了霸图粉,刚打算休息一下才发现他跑到了不知道是什么鬼地方的地方。

叶修觉得他需要一个坐标什么的。

慈悲的老天不忍心故事以迷路后在巷子口吹风为结局,好心的给他来了个偶遇。

并不知道什么原因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点反正叶修就是和韩文清偶遇了。

没错,老天就是这么任性,不服憋着。




韩文清在看到他的一瞬间脑子有点懵,不加思考的一个名字已说出口,反应过来他是个妹子不是叶修时话也已经出口了,正在懊悔自己不过脑子的行为却出乎意料的听到了他的回应。

"诶。老韩?"

这次韩文清是真受到了惊吓,十年老对头外加十年暗恋对象在回国后便一直没见过面,在巷子口来了个偶遇结果他成妹子了。

有些不敢确信,又问了一次。

"叶修?"你这是去泰国了么?!

"恩,老韩没错,是我。"

不打算等韩文清问些写什么,叶修上前拍拍他的肩膀,嬉皮笑脸的样一点没变,倒也省的去确认这人是否真是叶修了。

叶修嘴角微微上扬,带着点不知哪里来的小得意的感觉,几乎把全身的力都放韩文清身上,半个身子就这么挂着,用懒散的不行的语气说:

"老韩啊,商量个事儿呗,哥出了点意外不好回去,让哥在你这里蹭个几天呗。"

这人还是这么欠揍不要脸。

这是韩文清想的。

"好。"

这是韩文清说的。



"但你先给我起来,你现在是女的!"

"啧。"



一路上倒也清静,从b市过来,然后玩躲猫猫什么的竟然耗到了晚上,晚上的行人到底是少了很多,一路走着倒也安全一些。

韩文清也不问他怎么成了这样,他为什么要过来等等。韩文清似乎是很快就接受了他暗恋对象成功性转还跑到他身边的奇怪设定。

毕竟你不接受也一点用也没有,反正叶修都过来癞在身边了,有本事你拒绝你喜欢的人的要求啊。

"等等。"叶修突然想起来了什么。

"老韩啊,这是去哪里来着?"

韩文清有点疑惑他的反应,本一路上无言突然蹦出来一句话着实是下了他一跳。

"战队宿舍。"

叶修闻言,眉头微微一皱,细微的表情变化落入韩文清眼中无限放大,韩文清莫名其妙的跟着有些担心,一时间不曾思考一下便问道:"怎么了?"

语气有着与他自己都一时不曾察觉到的关切。

叶修似是有些为难,低头看着自己还不习惯的身体,小声地说:"哥这个样子可不想被太多人看到......"

韩文清心下了然,以前不曾察觉过,原来叶修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虽然这个所谓的不好意思可能只是不想被人发现这段黑历史罢了。

不过韩文清并没有买什么房子闲置着,叶修只得一脸不乐意的被拖到霸图。一路东躲西藏,两人成功避开了霸图队员们,抵达目的地时两人都松了一口气,这种感觉就像是......偷渡?

不对啊,好像就是偷渡。



到达宿舍韩文清和叶修才发现还有一系列问题等着他们。

首先,这一路折腾天早黑了,俩人都发困,这时发现宿舍里只有一张床。

而且宿舍就那么大点地方,连个沙发都没。

这就很尴尬了。

韩文清本打算打地铺,被叶修拒绝了。

怎么说韩文清也算是个房东,指不定要在这里住多长时间呢,天天让人家打地铺多可怜啊不是?

那让叶修打地铺?怎么可能,韩文清哪舍得。

讨论个半天也没个结果,叶修也是困了,打了个哈欠揉着眼睛随口一句:"挤挤一起睡得了,床又不是那么小。"

一不小心被萌到的韩文清一时呆愣住了,等反应过来要拒绝时叶修已经四仰八叉的躺床上睡着了,完全忘了自己现在是女生的情况,随意睡在别人床上倒也是心大的很。

韩文清也算是服气了,认命的把床收拾好,把睡得和死猪无异的家伙搬正,顺便给他盖好被子,这才歇下来,在床的另一侧睡去。



然而这只不过是开始而已。



第二天的早晨,韩文清顺从自己的生物钟醒来,感觉半边身子一阵酸麻,下意识动了动左手臂,却是动弹不得。目光看向左手臂,却只看到一个毛绒绒的脑袋。

韩文清一阵头疼。他可算是知道叶修是多大一祸害了。

韩文清左手臂被叶修用双手环住,抱得紧紧的不撒手,脸蛋蹭着那只手臂,可以感受到他均匀的呼吸打在皮肤上。胸前两团肉也挤着那只手臂,随着呼吸上下浮动,摩擦着那只因为血液不流通有些发麻的手臂。这样还不算,两腿也不老实,两条腿还缠在韩文清的左腿上,睡熟的某个人时不时还动一动腿,轻微的摩擦,给大早起气血方刚的汉子简直不能再点火。

撇了眼跟八爪鱼一样的家伙和被抛弃在他身后一团糟的被子,韩文清感觉头更疼了。

八爪鱼粘人的很,半边身子完全动不了,动一下反而被搂得更紧,再蹭几下,无意识的点火成功让韩文清有了身为男性在大早起该有的一些生理反应。

黑着脸把叶修晃醒,拯救出快报废的左手臂活动两下,就看见刚坐起来的叶修连眼都不睁开一下,又直挺挺栽了回去继续睡。

看叶修卖蠢全程的韩文清也是服气死他了,放弃了叫他起床的想法,自己起来穿戴整齐去霸图做日常训练。

而叶修依旧睡得很熟。



张新杰觉得最近自家队长有些奇怪。

从几天前开始,韩文清总是一大早起就黑着一张脸,周身的低气压吓得队员一个个躲得老远,队员们训练的时候一个个手都在发抖,操作频频失误。

又开始不在食堂吃饭,总是把午饭和晚饭带回宿舍,而且......

张新杰盯着那个盘子有发点愣。

韩队这是受什么刺激了吗这饭怎么看都是两人份啊。

张新杰:此事必有蹊跷。

张新杰是个敏感的人,很快感觉到队长的不对劲,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但是如果影响到训练和比赛就很重要了。

张新杰觉得有必要调查一下。



韩文清真的非常想拒绝张新杰关于搜查宿舍的要求。

但张新杰的说法有理有据还扯上了战队这让他压根没法拒绝。

只能希望叶修能赶紧藏好。

可宿舍就那么大点地方,韩文清不由得感到一阵心虚。

韩文清能给的提示都给了,刻意在临近宿舍时和张新杰讨论霸图的事好让叶修能听到,在开门又故意慢吞吞的拖延时间,尽可能给叶修较多的时间反应并把自己藏好他也是尽力了。



至于后来为什么惊险的查房变成了幼稚的捉迷藏我也不清楚。



看着有些衣冠不整的叶修到处钻,一会钻衣柜里一会藏床底,又窜到客厅的桌子下面,随着张新杰的临近又窜回卧室床底,张新杰在宿舍里转来转去的搜查,站在门口的韩文清目睹俩人玩躲猫猫的全程。

......为什么这画面有点像捉奸什么的?



张新杰搜查无果,说了声抱歉打扰了便离开宿舍,去思考其他原因了。

刚听到张新杰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叶修就从床底艰难的爬出来,抖着衣服上的灰尘和纠缠成一团的头发,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连声抱怨床底灰太多衣柜太热桌子太高不好藏,又嘲讽了一波好马不吃回头草张新杰却查回头房,才算发泄完了怨气。

又是跑又是钻的弄得出了一身汗,还沾上了不少灰,叶修的衣服也算是快废了,而叶修本人倒是自觉的钻进卫生间去洗澡,却忘了自己什么行李都没带就一身衣服这个事实。

看着洗完澡裹着浴巾到处找衣服穿的叶修,韩文清怀疑性转有扣智商的副作用。

最后还是韩文清翻出来一个衬衫给叶修临时应付一下,变成女生后缩水了十公分的叶修穿着韩文清的衣服显得衣服皱皱巴巴的,衣服下摆遮住大半截雪白大腿,叶修本人倒是毫不在意,完全没有注意到韩文清突然黯了一瞬的眼神。

第二天的早晨变得格外难受,还是一样的睡姿,还是一样的人,但不知怎的叶修睡着睡着就把衣服卷起来了一截,露出的白绽腰肢随着呼吸而起起伏伏,偏偏韩文清的手臂还被抱着,柔软腰腹部随着起伏轻轻摩擦着韩文清的手臂皮肤,使韩文清忍得更加煎熬。

可惜他必须忍着只能忍着。

再难受也只能去卫生间解决问题。

真可怜。



更可怜的还在后面。

"老韩啊,这玩意到底怎么穿?"

叶修拎着一个文胸正在歪着头打量,勉强套上后便发现完全不会系扣自己压根就穿不上。

"诶诶,老韩,帮我系一下扣。"

韩文清努力平复心情帮这个不长心的家伙穿好,然而刚系上没多久就被下一句话打败了。

"穿着不太舒服啊......不穿了。"

叶修嘟囔着解开了挂扣,脱掉扔在一边,自顾自的去开电脑打荣耀去了。

韩文清:......

怎么办啊好想干死他。








—————————————————————

咸鱼了半个多月的我

终于把点文写完了一篇_(:з」∠)_

本来打算咸鱼个几星期什么也不写,但感觉再不更有些良心过不去了于是滚去码字。

似乎人设有点崩啊......

凑活看吧就当练笔了orz

评论(10)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