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当愚人节的欺骗成真

ooc,ooc,ooc到爆

私设如山,真的,比如时间线。

快,现在走还来得及。





当叶修回到这个简陋的家时,感觉到一丝不对劲。

安静,异常的安静。

没有苏沐秋突然扑过来的身影,没有掺杂着欣喜的一声"欢迎回家"。

太安静了,安静到有些害怕。

到底,在害怕什么?





太安静了,安静到一切细微的声音仿佛都震耳欲聋。

"嘀嗒。"

"嘀嗒。"

"嘀嗒嘀嗒,嘀嗒。"

这是液体滴落的声音。

但应该不是水。

"哒。"

"哒。"

"啪嗒,哒。"

这是叶修行走的声音。

这可怕的安静。





微微颤抖的手推开房门,临近傍晚的微弱光线勉强让人看清简陋的屋子,却打上了可怕的滤镜。

叶修看到了趴在桌子上仿佛睡熟的人。

"嘀嗒,嘀嗒。"

也看到了声源。

那是一片可怕的猩红,红的刺伤了眼。

从那人的手腕漫到桌上,再掉落到地面。

"嘀嗒,嘀嗒。"

震耳欲聋。





那人手边有一根滑落的笔和整洁的纸,不沾染一点猩红的颜色。

拿起纸张的指尖轻微颤抖。

恐惧。

和刺骨的寒冷。

"嘀嗒,嘀嗒。"

像钟表的指针转动。

"嘀嗒,嘀嗒。"

无言的催促。





夕阳将最后几缕阳光打在纸上。

好冷。

冷到刺骨的阳光。

捏着纸张的指尖发抖给字迹打上一片阴影。

睁大眼睛努力在昏暗中辨认熟悉的字迹。

不愿放过纸上的每一个细节却一个字都看不下去。

目光停留在最后一行。





"我喜欢你,叶修。"





叹了口气,一巴掌拍在"死人"脑袋上,直接把"死人"给拍起来了。

"愚人节快乐。"一脸冷漠的叶修迅速抢了苏沐秋的台词。

不等苏沐秋说些什么,叶修转身打开灯,看着桌上和地板上的一片"血迹",满脸的痛心疾首。

"沐秋啊你这么一节俭的人怎么这么浪费番茄酱啊,还弄脏了这么多东西你等着沐橙回来收拾你啊。"

被识破的苏沐秋正因为被识破不爽,这时被叶修一点就炸,立马跟叶修开始讲理。

"叶修你看破了怎么不早点说出来啊,看我装死这么久很有快感是不是,还有我是沐橙亲哥哥她怎么会收拾我!"

叶修两手抱臂靠在墙上,淡淡开口:"巧了还真是,看你努力装死那么久真的挺爽的。"

还顿了顿,眼看苏沐秋又要炸,继续说道:"沐橙收拾不收拾你我不知道,但你如果不收拾下这屋子的话,沐橙回来看到绝对会生气。"





苏沐秋当时就蔫了,连忙看表。

"我艹还有半个小时沐橙就回来了!!"

苏沐秋赶忙收拾被他折腾的一片狼藉的房间,而叶修还是保持原来的姿势冷眼旁观。

苏沐秋一抹布向叶修甩去,喊到:"叶修你个没良心的也不帮个忙啊!"

叶修伸手拦截住向他脸飞去的抹布,回手就甩了回去,继续恢复到两手抱臂的姿势。"又不是我干的,你自己收拾去。"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谁叫你吓我来着。

这是叶修想的。





现在的年轻人,怎么告白专挑愚人节。

你让我......

怎么答应你?

这也是叶修想的。





看出了叶修的小情绪,刚忙活完的苏沐秋笑了笑,用轻松的语气说。

"阿修放心,我是不会死的,祸害遗万年嘛。"

如果说,祸害遗万年。

那我倒希望你是个大祸害。






"吱——"

"——呯"

"嘀嗒。"

"嘀嗒。"

"嘀嗒嘀嗒,嘀嗒。"

这是液体低落的声音。

但应该不是水。

"哒。"

"哒。"

"啪嗒,哒。"

这是叶修行走的声音。





眼中只剩下一片猩红。

声音在颤抖。

"沐秋......"

"苏沐秋......"

"起来,地上凉,起来好不好......"

"起来啊......沐秋......"

无助。

"苏沐秋你个大骗子......"

阳光正好,照在身上,却只留下刺骨的寒冷。

你快起来,告诉我,说一句"愚人节快乐。"

好不好?





可惜今天不是愚人节。

是清明节。

在简陋的墓碑前,他哑着嗓子。

"沐秋。"

"南山好冷,回来好不好?"

"好啊。"

一个半透明的男子趴在墓碑上,笑得眉头弯弯。

可惜那人已经听不到了。


———————————————————————————


嘿,跟你们讲个笑话:

乖巧单纯叶不修,长命百岁苏沐秋。

是不是特别好笑?哈哈,看,我都笑哭了。



什么,苏沐秋是谁?

我跟你说,他可厉害了,他啊......

除了活着无所不能。



2015苏离世,2025苏黎世。

2015我送你到南山的公墓,2025我送你世界冠军的奖杯。




———————————————————————————

本来打算多咸鱼几天,点文还一个字没动。

结果一同志跟我玩一种催更新模式。

王者1v1solo,谁输谁更文,还是当天更。

结果嘛......

咳咳,往事不堪回首_(:з」∠)_

评论(8)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