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假若回到还有你的曾经

——ooc预警

——私设如山注意

——假若叶修穿越回伞哥还在的曾经








现在的叶修有点懵。

他隐约记得自己刚刚还在领奖台上和国家队一起手捧冠军奖杯分享胜利的喜悦来着。

怎么一眨眼就回国内了?

而且这个地方还不是一般的眼熟。

但也仅仅是眼熟而已。

西街上的面馆没了,东街上的包子铺不见了,眼前是一小片破旧的居民楼,但这个居民楼两年前明明已经拆了。

这地方很是眼熟,他的记忆告诉他这里是杭州没错,但有一些东西改变了。

身后是一家记忆里早已拆迁的小卖部,身上的国家队队服不翼而飞,一身廉价的休闲装,手里还握着一包烟。

挑挑眉,把烟放进裤子口袋,打算寻个人问下具体情况,比如时间。

还没走出一步,便被一句话震在了原地。

"阿修,买包烟怎么这么慢啊?"

和记忆里那个人的嗓音分毫无差。

这个声音消失了十年,他也想了十年。

"阿修?"

声源就在身后,他却不敢回头。

万一他一回头,那个人就消失不见了呢?

"叶修!"

少年特有的嗓音染上了急切的意味。

"我说你怎么了,怎么不理人啊。"那人终是等不及了,跑到他面前,带着些许怒气直直的看着他。

太阳就在他身后,为他镀上一层金。

在那一刻,叶修眼中的他,光芒四射,宛如神诋。

太过耀眼反而感到不太真实。

苏沐秋感觉到了不对劲,他直视叶修的眼睛,看到了一种不知名的情绪,蕴含在叶修的瞳子里。

苏沐秋莫名的感到了一阵不安。

"阿修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说着,手便摸到了叶修的额头上。

清晰的触感拉回了叶修的神志,感受着额头传来的温度。

热的。

真实的。

终是再也控制不住,上前拥住了他。

隔着薄薄的布料,两具躯体紧紧相拥,感受着彼此的温度。

热的。

他还活着。

这真是......太好了。

你还活着,真的是太好了。

或许是因为这久违的重逢,以他们为中心的空气都仿佛在升温。

从苏沐秋身上传来的温度热的好像足以灼伤人一般。

像个小太阳。

散发着属于自己的光辉。

他拥抱着这个闪耀着生命光辉的小太阳。

"好久不见。"

这次,他不会再放手了。






"说什么鬼话呢,才分开多久啊,就买包烟的时间。"

好好的气氛说没就没。

苏沐秋纳闷了,就叶修自己去买包烟的功夫,怎么就成这样了?

叶修也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挠挠头,一脸无辜,"没事,刚刚太阳太毒了,把脑袋晒晕乎了。"

苏沐秋回头看了眼正在下沉的夕阳。

"......"

啊好尴尬。

叹口气,不纠结这件事了,拽上叶修就往回走,一边走还一边嘟囔着:"走快点,这次买个烟怎么这么慢,沐橙在家都等急了。"

没料到叶修这次意外的乖顺,轻轻的一声"嗯"便没了下文,乖巧的样子使苏沐秋那一星半点的火气灭的那叫一个干脆,也是没脾气了。

回到这个简陋的家,看着明显还是个学生的苏沐橙,叶修的内心也是一阵唏嘘。

然而刚把手放苏沐橙脑袋上,就被苏沐秋一巴掌拍下去了。

"怎么,想对沐橙图谋不轨是么?"这是妹控苏沐秋。

"啧,死妹控。"这是揉着手背的叶修。

"哥哥不许欺负嫂子!"这是满脸幽怨的苏沐橙。

"......"

"......沐秋你都教她了些什么啊。"

"不关我的事啊!"






不知道为什么给穿越了的叶修,回到了他还在的曾经,继续着两个孩子拉扯着另一个更小的孩子的生活。






"不好意思,最后一击又是我的。"虽然嘴上说着不好意思,可脸上的表情除了嘲讽什么也没有。

"你狠!"苏沐秋说着,退出副本,掏出一个小本,默默地又记下一笔: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分,某副本某BOSS,最终击杀,一叶之秋,第474次。

而自己呢?苏沐秋翻翻前页,318次,差距相当悬殊啊!

"我多少次了?"这时叶修探过头来。

"400多次而已,领先我一点点。"苏沐秋啪一下合上了本子。

"呵呵,不知道你有......"正在毫不客气的嘲笑苏沐秋的叶修突然噤了声。

苏沐秋已经做好了喷回去的准备,却久久没听到后半句嘲讽的话,正在纳闷,回头却看到叶修眼中的黯然。

"喂,怎么不说话了?"苏沐秋伸手在叶修眼前晃了晃。

猛然回神,藏起蕴含在眼中的感情,顿了顿,说:"在想怎么把你说的更可怜点。"

"滚滚滚!"

叶修想了想,继续说:"我这次就大发慈悲饶你一次吧。"

"你一定能超过我的。"

苏沐秋:"???"

"竟然没嘲讽,这可不像你啊。"

"呵呵。"

苏沐秋回忆了下,捏捏下巴,继续道:"我猜,你一开始打算说的是,不知道你有生之年有没有机会超越我啊?"

看到叶修些许惊讶的眼神,苏沐秋难得的感到了一些小得意。

"阿修,我跟你说啊。"

"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叶修轻轻苦笑了下。

沐秋,犯规啊。

扎心了。






人生的路是很长。

可你却走的匆忙。





叶修想,就这样下去,也好。

可惜事与违愿。





今天的日子很不吉利。

很巧的,今天是苏沐秋出事的那天,是苏沐秋去世的那天。

很巧的,今天苏沐秋穿着和那天一样的白衬衫和牛仔裤。

很巧的,今天苏沐秋要出门,那条马路是必经之路。

叶修很清楚会发生什么。

早在他刚来到这里时他就已经决定要阻止苏沐秋了。

所以,当苏沐秋对他说自己要出门时叶修几乎是不加思考的便进行了阻拦。

"苏沐——"

却见时间突然静止。

一个冰冷的,不带一丝感情的,仿佛机器人一样的声音,用着还有一些僵硬的发音,直接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人类啊,你想改变历史是么。

"是的,我想救他,让他活下来。"

——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历史"无法改变。

"那......"

——但"历史"可以改变。

"......"

——"历史"的轨迹你无法改变,但"历史"的轨迹你可以改变。

"......好,我懂了。"

"我只会改变"历史",不会改变"历史"。"

——聪明的人儿啊,你真的决定了吗。

"是的。"

——记住,你只能改变"历史",但不能改变"历史",而你,是唯一清楚真相的那个。

——所以,改变"历史"的人,只能是你也必须是你。






"阿修,怎么了?"时间的齿轮继续转动。

苏沐秋见叶修眼神有些呆滞,上前在叶修眼前晃晃手掌,看着叶修的眼睛一点点对焦,感到有些不对劲。

"阿修,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苏沐秋也有点着急了。

叶修回过神来,冲着苏沐秋咧嘴一笑:"哥能有什么事啊。"

苏沐秋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不是他太操心,只是因为刚刚两眼失神的叶修太吓人了。

好像下一秒就会在他眼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诶,对了。"似乎是不愿苏沐秋继续问些什么,叶修扯开了这个话题。

"你要去干什么,哥去吧,挺近的,就过个马路的事。"

"您老这是懒癌好了?"

"哥是看你这老胳膊老腿的跑不快一不小心死路上了我还得给你收尸去。"

"滚滚滚!!"






不过苏沐秋不知道,叶修这句话不只是一句玩笑而已。

苏沐秋也不知道,叶修根本不知道他要去哪去干什么。

叶修只知道要走过哪里。

——然后终止于此处。






"吱——呯!"

"......阿修?"

"阿修别闹了快起来,地上凉......"

"叶修......"






有人说,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你在我身边,却不知道我爱你。

纯属放屁!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明明就是生与死的距离。







——————————————————————

没错,我又来虐伞修了_(:з」∠)_

老规矩,不收刀片。

ps:包括锯子斧头菜刀!

顺便,关于"历史"的那部分能看懂么?

看不懂的评论区问,必答哦。

评论(17)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