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老天就是喜欢给我开玩笑

——ooc,ooc,ooc预警!这次是真的我都不忍直视了!

——拖了n久的点文不知道还有人记得不

—— @脸黑的奥利奥饼干 同学的点文请签收,虽然拖了很久但要相信我我还是爱你的!

原本打算当生贺文发的,时间线是生日那天_(:з」∠)_
大概是《老天总喜欢给我开玩笑》后续





还是美好春季的早晨,叶修又这个温和的季节感到了来自世界的深深恶意。

首先发现的却不是叶修自己,是叶修目前的房东的韩文清。

在这个和以往没什么两样的早晨,韩文清感到了一些不对劲。

习惯了每天早上醒来的沉重禁锢感在今天消失了,难得一身轻松竟然让韩文清感到一些不适应。

左手臂的禁锢感消失了,柔软身躯的挤压感不见了,白腻大腿的轻微摩擦感不见了。

简单来说,就是身边的软香玉不见了。

韩文清连忙撑起身子,坐在床上环视四周,寻找一个不翼而飞的家伙。

然后被一个因为自己坐起坡度突然增大而从肚子上咕噜咕噜着滚下去的毛团子吸引了视线。

那个毛团子睡得那叫一个昏天黑地,就这么从韩文清腹部一直滚到床上也没感觉,蜷成一个毛球抱着自己的大尾巴睡得那叫一个香。

韩文清:......

睡得这么熟这么蠢看来是叶修没错了。

不能怪韩文清这么快就接受这个设定,毕竟他前段时间就经历了随便出去走走就在巷子里碰到性转了的本应在北京的暗恋死对头这种surprise,现在对于叶修会再变成什么他一点都不惊奇。

这叫什么来着?

哦对,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毕竟老天爷比较任性而且不喜欢按套路走。



很快接受现实的韩文清把滚到床边的叶修团子放在床中央防止这货睡迷糊给滚下去,自己下床洗漱,回来就看到叶修毛团子正张着大嘴打着哈欠悠悠转醒,习惯性的想揉揉眼睛抹去眼角的生理盐水,没揉两下却呆住了。

机械的把爪子放在在眼前挥了挥。

叶修一脸懵。

等等这是我的爪子?

然后叶修毛团子石化了十多分钟。

好不容易把大脑重启,甩甩脑袋站起来走了两圈,看着自己的大尾巴陷入了沉思。

然后抱住自己的尾巴就啃。

这是梦这不是真的!

然后疼得嗷嗷直叫唤。

又一次目睹了叶修犯蠢全程的韩文清:......

所以你每次换个形态都要扣智商是吗?

而叶修只是在想他到底做了些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惹了老天爷。

叶修:我上辈子没策划着毁灭世界吧,怎么变了两次连人都不是了!

可惜他并不能说话。

"蠢死了。"

韩文清一脸的嫌弃,把疯魔的毛团子拎着脖颈拽起来拎到眼前。

突然腾空吓得叶修一个劲的蹬着四条小短腿,猛地一抬头看到眉头紧锁的韩文清微微发黑的脸。

叶修被吓的当时就不闹腾了。

近距离看老韩的脸杀伤力翻倍啊!

难得安静下来的叶修保持着被揪着脖颈姿势,时不时因为身处半空而抖一下,竟有些可怜的意味。

韩文清看他不闹了,心软了下来,把叶修轻轻放在床上,尝试着沟通。



"不能说话?"

叶修翻了个白眼。

这不废话吗!不然我干嘛憋到现在。

韩文清清楚的感觉到了来自叶修的鄙视。

"你是什么动物?"

"......"

韩文清看到叶修开始沉思。

五分钟后,叶修摇了摇头。

然后,叫了一声一点都不标准的"汪?"

还带着一个圆满的问号。

所以就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你是个什么生物是吗!

韩文清皱眉,看着和狗有些相似但绝对不会是狗的叶修。

这种时候需要百度百科。

不过很快的,房门被敲响了。

很有规律的,连敲三下,然后停三秒,继续连敲三下,停三秒,循环......

"队长,我,张新杰。"

其实不用说,就这特别的敲门声也能知道来人是谁。

很显然,这个时间韩文清应该已经去训练室了,因为叶修突然又换形态,一时间忘了这里是霸图,韩文清连早饭都没吃。

而张新杰作为最准时的那个,早早出现在了食堂,队员都来齐了,唯独不见队长。

张新杰觉得可能是这几天因比赛的临近训练加重比较辛苦,韩队一不小心睡过了,张新杰果断拿起霸图宿舍备用钥匙去叫人。

敲门只是礼貌,通知而已,张新杰并不打算等韩文清来开门。

张新杰打开门,又立刻关上了。

"......"

"......"

门里门外的霸图正副队沉默了。

门外的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深吸一口气。

一定是刚才的开门方式不对。

队长竟然会养宠物?怎么可能。

重新开门。

韩文清已经把叶修藏到了衣柜里。

张新杰全当刚才出现在队长床上的生物是幻觉。

"队长,你要迟到了。"恢复冷静的张新杰提醒到。

"嗯。知道了。"

张新杰使命完成,点点头,出去了。

"最近累的都出现幻觉了,队长怎么会养狐狸。"



等张新杰离开后,韩文清把被衣服淹没的叶修拎出来,重新扔回床上。

原来是只狐狸啊。

对于副队的话,韩文清从来深信不疑,这次也是,倒是省了去百度的功夫。

看着这么点大的毛团,就算是叶修这个no zuo no die的家伙应该也不会把霸图拆了去,韩文清也是有点放心的,把叶修狐狸独自留在宿舍,自己赶去霸图训练室以免被怀疑。

但总觉得忘了什么。

叶修成为狐狸后听力不错,张新杰说的话也自然落到了他的耳朵里。

原来是只狐狸啊。

很快叶修就懒得关心这事了。

比起这个,他对于这个大了许多的房间更新奇。

心有多大,叶修就能多作死。

离不开电脑的叶修首先看中的目标就是电脑。

纵身一跃跳下床,然后脸着地。

小跑仰视着站在对他而言可以用巨大来形容的电脑前开始怀疑人生。

为了开机蹦哒了半天才把爪子拍在开机按钮。

又边蹦哒边抓的爬上了椅子。

最后跳上了电脑桌。

叶修感觉每天这么来开一次电脑一次能锻炼身体。

好不容易打开电脑想玩把荣耀,坐在电脑桌上的叶修又发现一个问题。

帐号卡在他的衣服兜里。

又是纵身一跃脸着地,这次高度提升了,是真疼。

但谁也阻止不了叶修想要玩荣耀。

又是一阵小跑,面对简直恨比天高的衣柜叶修陷入了沉思。

此时叶修内心有一万句妈卖批想说,但他不能说话。

最后叶修又是抓又是挠又是咬的打开了衣柜门,然后一阵蹦哒扯下来自己的衣服,拱来拱去的翻出了自己的帐号卡。

然后小心翼翼的叼着帐号卡折腾着爬上电脑桌,把帐号卡插进读卡器,抱着鼠标登录。



韩文清不放心叶修成了狐狸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和危险,到了休息时间便匆匆回到宿舍。

打开门,脸黑了个彻底。

木制衣柜门大开着,靠下的地方留着一道道爪子与利齿划过的痕迹,里面的衣服一团糟,还有几个浅浅的脚印,电脑桌前椅子的海绵软垫外围被弄碎了几小块,露出的淡黄色格外显眼,电脑桌的边缘也是几道抓痕,而罪魁祸首正坐在电脑桌上,两只前爪按着鼠标,后腿半屈支撑着身子,尾巴不停动来动去的按键盘,在竞技场上虐菜。

虽然行动不方便,但以叶修的心态这都不是事,顶多是竞技场打的时间长点而已,经验意识可在这里呢。

正玩的开心的叶修突然感到一阵刺骨的寒冷。

一回头看到韩文清的黑脸吓的后退两步踩了好几个技能,出招路数把对面菜鸟彻底打懵了。

不大的宿舍被折腾成这样完全可以用一片狼籍形容,乱七八糟的背景下是一只狐狸在玩电脑虐菜,这场景让韩文清又好气又好笑。

忍住把叶修抽一顿的冲动,把它拎起来放电脑桌旁边远离键盘鼠标,退出竞技场,看到消息栏可怕的99+。

"你从来不看消息吗?"韩文清转头问叶修。

叶修翻了个白眼。

突然又警惕的看向韩文清。

——可别点开啊万一有兴欣的战队机密呢。

它用眼神和表情告诉韩文清这句话。

但很显然,这就是个垃圾话,韩文清也没打算当真。

于是韩文清故意当着叶修的面打开了消息栏。

然后趁着在消息不停往上刷的时间时一手按住了张牙舞爪的要扑过来的叶修。

当然,韩文清也没打算看,只是觉得消息栏太烦想清理一下。

消息栏还在刷新,韩文清眼睛无意间撇到了世界频道,看到叶修的名字一闪而过。

无奈消息栏不知道有多少东西竟然还在刷新,游戏界面不能动弹的韩文清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条消息在世界频道一闪而过。

世界频道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在刷着消息,刚认出两个字,也就一秒半秒的时间那一条消息便已经被挤到了上面,速度之快让韩文清和叶修都捕捉不到。

看世界频道看的眼花,韩文清转而盯向了消息栏。

终于不停刷新的消息停止滚动,一条条排列好顺序,原本想点清理的韩文清却在看到发消息的人时犹豫了。

感觉有些奇怪。

叶修满脸的"你不道德啊看哥的隐私",但看得出来叶修也是很好奇这群人在搞什么,半默许的看着韩文清点开了一条条消息。



首先跳过了夜雨声烦的99+。

韩文清和叶修一人一狐互相看了一眼。这个倒是难得的默契。

消息栏左侧的发消息人名按时间排列的整齐,一个个放在常人那里简直闪瞎的名字每个多少都有未读几条消息,就连一枪穿云的名字也赫然在列,这就是让叶修和韩文清都好奇的原因。

不管早晚都是今天的发出。

最新的一条来自刚刚上线的石不转。

把每个都点开,最后甚至大概浏览了一下夜雨声烦所发来的消息,总结出来无非就是一句祝福。

生日快乐。

突然想起世界频道时常闪过的叶修的名字,韩文清关了消息栏点开世界频道。

除了刷卖号买号的,其他几乎都是祝福。

祝福叶修生日快乐。

一人一狐这才记起今天是五月二十九。

这几天是受刺激太多了,一个把喜欢的人生日忘了,一个把自己生日忘了。

或许是因为叶修变形态顺带扣了智商,而韩文清把脑子装满了叶修。

韩文清看了眼刚想起来今天是自己生日还有点懵的叶修,神鬼时差的揉了把叶修的狐狸脑袋。

猛地一惊,叶修也醒神了,感觉到因为长时间打游戏有些粗糙带着薄茧的大手在轻轻揉着自己脑袋,更懵了。

感受着可以说的上是轻柔的动作,叶修有种奇怪的感觉。

说不出的感觉,但,竟然有点舒服。

不由自主的动了动脑袋,无意识的蹭了下韩文清的手。

韩文清半黑着脸,带着点鄙夷的说了声:"出息。"

但动作没有停下,且更轻柔了一些。

这一切行动或许都不属于他们自己,这不过是一方被变成狐狸使两方都受影响的无意识行为。

简单来说,就是一方是小狐狸的本能依赖,一方是对喜欢的人本能的宠溺与放纵。

都是不符合自己原本性格的失态。

"叶修,生日快乐。"正揉着狐狸脑袋的韩文清突然说道,把正舒服的叶修吓得一愣。

你试试韩文清低沉的声音突然在你耳边响起,尤其是当你听力突然上涨的时候,很吓人的好不好。

不过叶修只是愣了一下,随后感到脑袋上那只手稍微顿了顿然后离开,有点不满的哼了两声。

虽然感觉有点萌,但韩文清还是给了俩字:"出息。"

至于那句生日快乐,对于韩文清来说,叶修到底有没有听见,已经不重要了。

叶修狐狸的听力自然是听见了,不过是没吭声而已。



是夜。

狐狸叶修很自觉的爬到了床上。

韩文清看着被弄乱还被抓出几道爪印的床单在考虑要不要收拾这个不会藏好自己爪子的家伙。

最终一人一狐很平静的睡去。

叶修狐狸从韩文清肚子上睡到了床上。

滚下去的。

这是一个很平静的夜晚。

第二天的早晨,韩文清顺从自己的生物钟醒来,感觉半边身子一阵酸麻,下意识动了动左手臂,却是动弹不得。

目光看向左手臂,却只看到一个毛绒绒的脑袋。

似曾相识的感觉。

看来狐狸形态只是维持了叶修生日当天。

以目前能看到的情况来说,叶修恢复了从前的短发。

看来是恢复了男儿身了。

但是吧......

头疼,真的头疼。

韩文清感觉这次的触感不太对。

哦,这人没穿衣服。

鬼知道韩文清是怎么做到目不斜视给人盖上被子然后自己起床洗漱的。

虽然在卫生间的时间长了点,但不得不说。

韩队,好定力。





————————————————————————

我真的不知道我写的是什么鬼QAQ

我哪来的勇气发上来的啊。

这次是真ooc了QAQ

我这就去忏悔!

求轻喷啊QwQ

评论(22)
热度(192)